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迪拜,你到底要多高?  

2010-02-11 01:57:02|  分类: 专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周轶君(凤凰卫视编译主任,国际问题观察员)

迪拜,你到底要多高? - 地理有界 商业无疆 - 《锦绣》杂志

“谢谢祝贺,也祝你好运。”

一条短信出现在手机上。发件者是迪拜酋长谢赫·穆罕默德·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

世界最高楼揭幕之后几天,我接到这条短信。自一年多前采访这位酋长之后,遇大事偶有短信来往。揭幕那天又恰逢他执政4周年,礼节性祝贺,没想到他回复了。

“好运”?也许不断攀高的迪拜,比我更需要运气。

当世界第一高楼的高度定格在828米,屏幕上还出现戏剧性一幕——“迪拜塔”的名字,改为“哈利法塔”。

“哈利法”,却取自阿布扎比酋长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的名字。迪拜站立成巨人,王冠上却刻着阿布扎比的名字。

“‘迪拜塔’改名为‘哈利法塔’体现了迪拜对阿布扎比的臣服。”长期在中东从事商业顾问的Philippe van Buuren说。迪拜与首都酋长国阿布扎比之间的竞争与共存,并非秘密。

也许是距离太远,也许是在这里仰头看高楼次数太多,初初见到迪拜塔时,我竟没有太多惊奇。

迪拜集中了太多奇形怪状的楼宇,数不清的“世界第一”,当时“迪拜塔”在我眼中,无非是“又一座高楼”, 充斥着疯狂因子。不过,生活在迪拜的华人老唐神秘兮兮告诉我们,迪拜塔故意停工搁置在那里,等待在建中的纽约双子塔遗址等工程,首先公开它们的高度,“因为迪拜必须确保自己是最高的。”就连施工方都抱怨,没人知道最后到底要多高,只是不断往上盖。而暂时停工的另一个原因是,承包商破产了。为了抢到世界第一的订单,承包商无限压低价格,最终破产。“这些世界第一都是赔钱工程,你以为呢,图名啊,”老唐说,“就连世界第一豪华的七星酒店,也没有盈利呢。”

“如果有人盖的楼超过迪拜塔,我就盖个更高的。”回想一年多前,酋长谢赫?穆罕默德对我说的这句话,现在完全应验了迪拜的志在必得。这个巴掌大的海岛,并无天赐良“源”,连中东多见的石油都少得可怜。朝朝面对黄沙碧海,想象力却就此升腾。正如拉斯维加斯的形成,源于初到者在沙漠里见到海市蜃楼,骑骆驼的民族不知基于何种触动,幻想世界的制高点。

高楼显示迪拜的雄心与魔幻,而我对这座城市的好感,更多源于它的气质,关于梦想和包容。

当地华人旅行社的陈琳说,她在迪拜找到了家,脸上闪动着幸福。“如果我在北京,家里是不会同意我找外省人的,我年纪不小了,他们总劝我赶紧结婚,可能会凑和。可这里,大家都是‘外国人’,这种自由和宽松的气氛下,我才找到了爱人,而且他挺优秀的。”

迪拜本国人不足20%,其余是来自200多个国家的外国人。在这个阿拉伯城市,其实很少机会讲阿拉伯语,使用最多的是印度语、乌尔都语。迪拜的外籍打工仔通常都会多种语言。在迪拜,印度神庙可以紧挨着一座清真寺。

从台湾来这里的韩,原先是美国生物博士,为了继承父亲的意愿,来迪拜接受开业40多年的中餐馆。他和香港籍夫人之间讲英文。我问他,迪拜会不会缺少文化生活。“不会的,恰恰相反,昨天我还去欣赏了Jazz,我夫人喜欢古典音乐,这里也有很多。不过,迪拜还没有自己的Opera House,听说已经在规划中。”当时人们都相信,那又会是一个什么“世界之最”。

英国人说,在迪拜找到“阳光”。伊拉克战争中受伤的孩子找到了免费医疗和新生活。来自福建的年轻中国夫妇在此皈依伊斯兰教。漂亮摩登的黎巴嫩姑娘迷恋这里的Shopping malls。印度人Ajah爱上迪拜四季可用的高尔夫球场。人们怀着不同的梦想,来到迪拜。

“争做第一”在其他地方,也许只关乎形象、面子,在这里,却是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我们希望成为地区的榜样,人们会惊叹于,我们从一无所有上成功,然后人们会追随榜样,然后有了投资,来了人才,跟来团队,再有新的追随者……”酋长说,这就是迪拜的增长模式。

酋长的顾问团队中,有对咖啡因过敏的加拿大女人和领带上印猎豹的南非男人,就是不见阿拉伯人。事实上,围绕在他身边的“智囊”几乎全部是西方人,惊世骇俗的创意来自国际团队。不过,那些打领带的,不过是把长袍主人的理念付诸实际。“只有狮子领导绵羊,不能让绵羊领导狮子。”这是酋长挂在嘴边、写在自传扉页的话。但是熟谙迪拜的人知道,迪拜还没有吸引到世界一流的人才——那些人还留在华尔街——迪拜的经济管理是二流人才加东方君主统治,这也为日后危机埋下伏笔。

“迪拜债务危机被夸大了,但他们确实不得不向阿布扎比低头,”Philippe van Buuren说,“从前是前卫的迪拜告诉阿布扎比,嘿,看我们怎么做,现在轮到保守的阿布扎比教训迪拜,还是我们这样稳妥。”

无论如何,哈利法塔绝对王者的高度,向世界保证,迪拜的增长仍然靠不动产拉动。尽管建筑物超过25层就开始浪费空间,但迪拜的“土地”是沙漠,造价低廉,“盖得起”。

靠出乎意料的创意,吸引目光,吸引人才,吸引银行——迪拜“滚雪球”般的发展正如迪拜塔的建造,只能越来越高,越来越大,无法停止,无法回头。哈利法塔狂欢的烟花继续喷发。我倒想起,迪拜惯用的形象代言——帆船酒店。这一夜,它的身影或许寂寞。但迪拜的发展极易受外围风向影响,用帆船比喻更加贴切——顺风则顺水,逆风可覆舟。所以,祝迪拜好运。

 (图文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锦绣》杂志2010年2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276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