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普洱与咖啡  

2010-02-03 17:01:09|  分类: CHINA 之茶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普洱与咖啡 - 商业有界 地理无疆 - 《锦绣》杂志

摄影、撰文:罗健

一股腻腻的甜味从每个工人身后的背篓里传来,这是成熟的咖啡浆果。这是一种鲜红的看起来像是樱桃的果子,那些香气浓郁的咖啡豆,就蕴藏在这些果实内。当然它们还要经过很多道复杂的工序才能获得。

现在工人们要做的,是从满山的咖啡树上把鲜果摘下来。工钱按照摘浆果重量计算,每公斤5毛钱。一般来说,一个熟练工人每天能摘50多公斤。这块山坡地共有七十亩。十几个人全部摘完要用三个月的时间。他们都是附近的村子的茶农,每年11月开始的咖啡收获季节正是茶农的农闲季节,每个人都会出来从咖啡上赚点外快。

而他们的雇主华洪林正在二十里外的家里,为他的咖啡豆做卖出前的最后一道工序——晾晒。院子里,屋顶上,只要是平坦的空地,都是铺得满满的咖啡豆。即使不下雨,也要好几天才能让咖啡豆的湿度达标。这个季节,大开河村的每一家都是如此,整个村子都弥漫着腻腻的甜味。

新鲜的咖啡果需要经过脱皮、发酵、清洗、浸泡,然后在空地上晾晒。经过这几道工序之后,剩下的干咖啡豆重量就只有浆果的六分之一了。

这块山坡地给华洪林带来的是每年10吨咖啡豆。去年的价格是每公斤16元左右。

华洪林是大开河村里最早种植咖啡的人家,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他的父亲就在这里进行咖啡种植实验。从1996年开始大面积种植,十几年下来,咖啡为他带来了不少的积蓄。

 

华洪林现在想做的事,是想鼓动村里买一台德国产的咖啡烘培机,这要花1万多元。他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在供应链下游提供原材料,希望跟咖啡扯上更多的关系。他认为,一台德国进口的烘培机,会为他们的咖啡提供更多机会。

普洱与咖啡 - 商业有界 地理无疆 - 《锦绣》杂志

2009年11月25日,星期三。普洱市北郊粮储仓库院门前的小黑板写着“今日咖啡价格:18.21元/公斤”。这是两天前写上去的。每周一和周四是更新咖啡收购价格的时间,这个收购价格是由雀巢总公司根据纽约现货交易所的国际价格和汇率波动给出的。小黑板与门前的保安一道成为这里的固定风景。

比利时人乌特是雀巢(中国)公司第五任农业部经理。他的办公室就在粮储仓库院子里。这里也是雀巢原材料和生产地之间的中转站。院子里有三间仓库租给雀巢使用,专门用来存放从咖啡农那里收购的咖啡豆。雀巢每年收购5000吨咖啡豆,然后从这里出发,通过火车或者汽车,三天以后到达东莞——雀巢在中国的生产加工基地,也有一部分运到日本、韩国等亚洲地区。

1992年,雀巢(中国)公司农业部从昆明正式迁到普洱。而这个基地从1989年就开始打造,迄今雀巢已经为之奋斗了20年。

最忙碌的交易季节通常在元旦到春节之间,咖啡豆已经发酵、晒干,同时也是农民需要钱过年的时候。“如果正好赶上收购价上涨,你想象不到那场面有多壮观。”乌特绘声绘色地说,“从仓库大门口一直排出院子几百米,从载重货车到电动三轮车,从几十吨的种植大户到刚满最低收购量20公斤的散户。”高峰时期,每天有几百到几千吨咖啡豆入库。而仅有的7名员工更是忙得不亦乐乎。

不论数量多少,雀巢对于来此出售咖啡豆的咖啡农全部称之为供应商。在接待室里,工作人员会为每一个等待检测的供应商冲上一杯雀巢的速溶咖啡。大部分咖啡农都是在这里喝到生平第一口咖啡。这种小袋装的“1+2”也成为他们记忆里咖啡的唯一味道。

上世纪80年代起,雀巢法国研究中心开始着手研制适合云南种植的咖啡品种。1992年小粒咖啡被雀巢农业部引进云南,1998年从普洱市开始大面积种植。超市里随处可见的“1+2”,正式用这种咖啡豆作为原材料加工而成。

雀巢的收购标准严格、透明,每一个供应商都可以在自己的单据上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咖啡豆哪一项指标合格或者不合格,扣钱或者得到额外奖励。同时,只要收到村子里的申请,农业专家随时出发为咖啡农进行培训,这些都是免费的。

这一切换来了应得的回报。雀巢在当地已经成为了咖啡豆的质量标准,当地农民流行一种说法,最好的咖啡卖给雀巢,雀巢不要的再给其他买家。

上世纪90年代,云南省政府开始大力推广咖啡种植。普洱市(当时的思茅地区)属于亚热带山地气候,海拔在1000米-1300米之间,年降水量1350-1750毫米,赤红壤,ph值在5-6.5之间,是全球北回归线附近最适宜种植小粒种咖啡的地方。

尽管有着最适宜的自然条件,但由于种植不得法,销路不畅,咖啡产量微乎其微。作为试点的大开河村,当时只有200亩咖啡树,大部分人对咖啡的工艺流程一无所知。

在这块土地里种的最多的是每公斤只值七八毛钱的玉米,按照亩产250公斤计算,产值只有区区200元。如果换成咖啡的话,每亩产值有2000元。

一方面,说服这些平均教育年限仅为1.7年的农民从地里拔出祖辈种植的玉米,改为种植三年才能长出樱桃一样鲜红果实的咖啡树,是个艰苦的过程。

另一方面,雀巢带来了30多种咖啡种子在基地进行试种,最终选出现在的云南小粒咖啡。这结束了之前咖啡种子价格的无序状态。当时市场上咖啡种子的价格一般都是40-60元。最疯狂的时期是1996年-1997年,经过几道转手,种子到咖啡农手里的价格已经达到每公斤200—300元。而雀巢提供的经过严格品质测试的咖啡种子,每公斤只有20元。

普洱的农民大概是中国第一批关注纽约现货交易市场行情的农民。学习种植咖啡的同时,他们也学会了在网络上用电脑看即时的咖啡交易价格,来决定什么时候卖出,什么时候“持豆观望”。

1998年后,越来越多的农民要求得到咖啡种植工艺和粗加工方面的培训。2008年云南省咖啡种植面积已经达到35万亩,产量2.5万吨,占全国的98%以上。这其中,普洱占了一半。

社会学家安东尼·吉登斯说:咖啡是一种把地球上一些最富裕和最贫穷地区的人们联系在一起的产品,主要由贫穷地区生产,却在富裕地区被大量消费。但是在普洱,这种状态正悄悄发生着改变。

现在,普洱市普遍种植咖啡的大开河村、南岛河村等地的人均收入近万元,而上世纪80年代,这个数字只有200元。

历史上的普洱是茶马古道的起点,以盛产普洱茶闻名于世。今天,普洱茶仍然是当地的支柱产业。不论是茶农还是咖啡农,这里每个人都嗜茶如命,在自家饭桌上或是待客,茶水随处可见。

而在这里,或者中国所有的农村,几乎没有人有喝咖啡的习惯。这可能是导致了当地人无法对咖啡进行深加工从而形成自己品牌的原因之一。但这并不妨碍云南咖啡加入全球化生产环节的脚步。

种值咖啡的工艺较茶更为简便,而且咖啡一年只收获一次,效益却和一年两熟的茶不相上下。这在一定程度上节约了劳动成本。从普洱辐射开去,南部的西双版纳,西部的临沧、保山、德宏,东部的文山,中部的楚雄…… 咖啡的种植面积越来越大,人们对咖啡这个天外来客的了解也越来越多。

除了雀巢,越来越多的咖啡企业来到云南寻求合作:保山即将成为星巴克的原料基地;而麦斯维尔、上岛也开始到云南寻找合适的原料基地。甚至有远在北京的咖啡公司开始筹划像炒作牙买加蓝山咖啡那样对“普洱咖啡”进行整体包装推广。

整个云南开始接纳咖啡。如今,全世界每年生产750万吨咖啡,中国有近3万吨。这个数字并不大,但意味着,在这个年交易量仅次于石油的世界第二大商品的产业链条里,中国已经有了一席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8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