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哗变 —— 卡夫中国总部的迁址故事  

2010-02-07 15:01:50|  分类: “通天塔”专题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尹永铸   摄影:曹雪峰

走进电影院之前,生活一直是老样子,还没等到从里面走出来,一切就改变了。

由于事先接到了通知,电影开演之前要开个短会,而且最大的老板跟大家见面,所以平时不怎么爱看电影的员工也赶到了万达影城。那天的情形是,除了出差在外的,基本都来了。大家坐好,等着领导讲话结束,要么走出影院,该干嘛干嘛,要么坐在位子上,期待着黑暗的来临,渴望着卤素灯光制造的两个小时的快乐幻觉。他们耐心地坐着,听着。讲话就要结束,电影马上开始。

这时,令人震惊的消息以7.1声道的音效传出来,很多人一下子懵在那里。当然,有些人会觉得无关紧要,但更多的人认为他们的生活马上就要破产了。放映厅的灯光柔和而温暖,但他们的心都要碎了。没有一个人出声,只有台上美国女老板的声音在回荡,多数人可能压根就没再听进一个音节。当他们坐在那里,看着那个迷人的美国女人,看着她的嘴唇一张一翕之时,他们并没有失业,但大半的人都确信他们实际上已经失业了。不久,有人在窃窃私语,嗡嗡声此起彼伏,一会儿又沉寂下来。讲话很快就结束了。散会。电影要上演。一些人慢慢地起身,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去。一些人仍坐在那里,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已将电影抛在九霄云外。

他们是卡夫食品的员工。这家美国公司为世界所有国家的人民生产饼干、咖啡、果珍及其他各种吃的、喝的、嚼的,是世界第二大食品公司,被称为饼干王国。作为饼干王国的一员,卡夫中国地区的员工福利令人羡慕,比如像这样的包场电影。不过,很多人已经预感到,他们以后很可能无法再以这样的方式走进电影院。

美国女老板名叫戴乐娜,卡夫食品(中国)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这是她与中国区总部员工的第二次见面。戴乐娜的举手投足间都折射着我们常常在好莱坞电影里看到的那种美式女强人的形象,她四十岁上下的样子,盘着一头金色的卷发,面孔有点像《穿普拉达的女魔头》里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不过整体气质应该跟另一个斯特里普,也就是《廊桥遗梦》里的那个斯特里普中和一下,这样一来,她给人的整体感觉就是优雅而不拘小节,威严又不失亲切感,直率,坦荡,敢作敢为。此前她在一些财经访谈节目里将这些禀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戴乐娜站在银幕前狭窄的小舞台上宣布的是,卡夫中国区总部将从北京迁往上海。

上海。

北京。

北京到上海的飞行航程是1088公里,两小时左右的时间;铁路里程是1463公里,运行时间不到十小时。不过,在一些人眼里,上海就像纽约或洛杉矶一样遥远。而且陌生。

销售经理陈宝庆看了看周围的同事,他们也看了看他,相顾茫然。此前,陈宝庆对总部搬迁有过莫名其妙的预感,这下应验了。预感总是常常被应验。

有那么一瞬,坐在电影院的座位上,陈宝庆认为他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了,至少在卡夫的职业生涯,彻底over了。他可错了。这恰恰是他新生活的开始。接下来发生的很多事情,是他绝对没有料到的。那些刀光剑影、硝烟弥漫的日子,真正成就了陈宝庆,使他成为卡夫食品最受人尊敬的人之一。

哗变 —— 卡夫中国总部的迁址故事 - 地理有界 商业无疆 - 《锦绣》杂志

            陈宝庆

 二

在那个阳光耀眼的干冷的午后,陈宝庆神情忧郁地走出了电影院。他是个五十岁左右的天津人,模样平常,敦实的个子,身穿一套较为正式的休闲装,衣服的用料和做工都很考究。陈宝庆已经在卡夫工作了二十三年,人生中最好的时光都是在这家公司度过的。

二十三年的职业生涯,足以培养其敏锐的嗅觉——那种听起来类似于“第六感”的东西。做销售的通常都是些头脑聪明的家伙,何况事情早有苗头闪现。

苗头其实是一则再普通不过的商业并购故事。“影院风波”的半年前,卡夫收购了法国达能的饼干业务,以进一步巩固其饼干王国的地位,达能的中国总部正是在上海,更重要的是,戴乐娜恰恰是“达能的人”。

“你会去上海吗?”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人们互相问来问去。这是一个普遍性的问题,就像彼此见面时问一声,“吃了吗”。

答:“我没办法去上海,老婆孩子都在北京。”

或者:“我或许会去,谁知道呢。”

或者:“我就算想去,他们会要我吗?”

多半都是没辙。

自1984年进入中国内地市场以来,卡夫食品的中国区总部就一直设在北京,设在位于北京CBD的SK大厦里。总部共有340名左右的员工,其中大多半将家安在了这个首都城市。

上海,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

卡夫公司已经发出了声明,针对不愿去异地工作或者被裁掉的员工,有高于中国法律要求的经济补偿。补偿,首先意味着你“不愿去异地”或者“被裁掉”,这两个选择都意味着失业。失业,对毕业不久的年轻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有的是青春的资本,可以“从头再来”,但对于很多在卡夫工作多年的老员工而言,失业的确是一件可怕的事。他们那一身是胆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你将无处可去。至少,你很难找到令你满意的工作。”一位在卡夫工作了十多年的老员工说。

 “这有点滑稽,”这位老员工解释道,“如果出去重新找工作,你会发现到处都是你的老同事,你是在跟自己的老同事竞争。”

卡夫收购达能的饼干业务之后,已经成为中国饼干市场的第一品牌,“饼干王国”的地位更加无法撼动。在食品行业,到处都是卡夫的人。

在宣布搬迁后,卡夫公司对员工强烈的情绪并非坐视不理,曾请了第三方心理咨询公司给员工做辅导和咨询,但面对着这些“外人”,又有哪个员工会把自己的心里话告诉他们呢?这种商业化运作的第三方公司,作用总是隔靴搔痒的。最终,公司的努力只是挠了挠他们的痒痒。

那时正值2008年初。刚刚过去的2007年,卡夫被美国《商业周刊》评为“大学生最佳雇主”之一。实际上,多数员工也的确认为,“在中国,卡夫的待遇一向在同类公司中名列前茅”。这家公司专门设立了五年贡献奖、十年贡献奖等奖项,用于鼓励年轻员工。这样一家公司,居然会在员工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就宣布搬家,这令他们无法理解。

但有一点也是他们理解的——公司搬家,的确是正常的战略调整。问题是,很多人觉得委屈,认为至少应该提前说一声,不能“说搬就搬”,毕竟对那些难以离京的员工而言,搬家基本意味着失业。

这个时候,由于德高望重,陈宝庆渐渐成为反对“迁都”人员的领导者。陈本身年龄就大一些,是卡夫进入中国后的第一个员工,履历丰厚,饱经风霜。他曾在卡夫的很多部门做过一线领导,比如果珍市场部经理、北区销售总监、全国销售渠道经理等,资历高,资格老,说话有分量。除此之外,他还拥有一些做事成功所必需的禀性,比如沉着、冷静、机敏、坚韧,等等。更重要的是,陈宝庆的人品和人缘都非常好(他的长相便是典型的“佛像”),公司最普通的员工都亲切地称他为“宝哥”——即便是那些比她女儿都要小几岁的应届毕业生。所有这些因素,使陈宝庆很容易就成为这些人的核心。

这些人认为,必须做点什么,来维护他们自己的权益。无论成功与否,至少他们得行动起来。另一些人没那么悲观,他们总是相信会有奇迹发生。但不论哪种人,都嗅到了空气中暴雨将至的味道,尽管那是隆冬时节。

他们想到了工会。

这事之前,要在经济上从老板那儿争取一些公平待遇,工会还不是个令人信服的工具。这像一个顺口溜说的,工会仍只是“吹拉弹唱,组织照相;领导讲话,带头鼓掌”的角色。

但他们决定一试。

由卡夫职工代表组成的工会筹备委员会迅速成立,当天就得到朝阳区CBD工会批复。之后是春节放假。2008年2月21日,春节上班后不久,工会召开大会,宣告正式成立。除去春节休息,从筹备到成立只用了一周时间。这是中国外资企业成立速度最快的工会。事实上,批准其成立的CBD工会也成立不久,卡夫工会是CBD工会成立以来第一个批复成立的工会。“它是我们的001号。”CBD管委会工会副主席李广彪说。

根据劳动法和工会法的规定,工会成立时,资方必须提供会议场所。这条法律一定会让那些资本家们哭笑不得——你造反,我还得给你提供造反的场所。可是法律就是法律,毕竟在资本家面前,工人永远是弱势的。

关于提供会议场所,资方没有明确表示反对,也没有明确表示支持。事情似乎要僵在那里。

礼貌性的沟通还是必需的,而且得有人出面,把这要求提出来,好捅破窗户纸。于是,李广彪代表工会筹委会,与资方一位代言人进行电话沟通。在电话里,这位人士表示反对,反对在这里召开所谓的工会成立大会。李广彪则坚持,他们一切按法律程序走,这是法律赋予工人的权利。这位人士还反对摄像机入场,表示所有的拍照与摄像都必须经他授权。李广彪则表示,他们是来拍工会成立大会的,而不是拍与卡夫公司有关的事物。双方打了几通电话,最终还是没协调好。不过,该发生的是注定要发生的。

是的,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那些已经成为工会会员的人都来了,从各自的办公室里走出来,从隔段里走出来,或者从电梯、消防梯里走出来,拥到走廊里。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会议室门口,等待验明身份,然后进入。门口,两个工会成员把着门,为了确保进入者的会员身份,保证会场秩序。这是卡夫中国区总部最大的一间会议室,不久里面就挤了一百多人,黑压压一片。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座位,他们甚至连站着的空间都没有。除了卡夫员工,会议室里还来了北京市、朝阳区和CBD管委会工会的领导,此外还有一个律师、一个速记员及一个电视台记者。会议先从唱国歌开始,接下来有两个最重要的议程,一是宣布工会成立,二是选举工会主席、副主席及工会委员。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两个小时以后,在雄壮的《国际歌》声中,工会成立大会胜利闭幕。

里面会议进行的时候,外面的走廊里也站了不少人,多数是那些没有加入工会的员工。很多人在观望。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缺乏观望者。他们就像T·S·艾略特笔下纽约时报的读者,随风摇摆。随着会议的进行,走廊里的人越聚越多。这些观望者起初都想保持沉默,也自以为是在保持沉默,可是,只要你低声地说一句,他就得低声答一句,这样一来一去,一问一答,嗡嗡嗡的说话声就连成一片,整个走廊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蜂房。

当会议结束,陈宝庆和诸位新选举出来的副主席、委员们走出来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就是这种嗡嗡嗡的蜂鸣声。接着,蜂鸣声嘎然而止。这些观望者,安静地看着他们走出来。他们也安静地看着这些观望者。

工会成立后,与资方的谈判迅速开始。

起初,谈判的双方就像是集贸市场里两个直接竞争的摊主,各自代表着自己的利益,满腹委屈或生气勃勃地向媒体倾诉。此时,双方的对垒已经被媒体热炒,短平快的报道铺天盖地。不难揣测,那些都市报记者并不希望这场拉锯战很快结束。

过了一阵儿,双方几乎同时明白过来一个道理——照这样吵下去,除了持续不断给媒体报料,没有任何意义。双方不约而同地决定,各选几个人坐下来密谈,在谈判结果出来之前,双方都不再向媒体发布任何消息。如同上市前的静默期。

一开始,谈判的焦点主要集中在“没有提前说一声”——劳动合同法第四条规定,用人单位在制定、修改或者决定有关直接涉及劳动者切身利益的规章制度或重大事项时,应经职工代表大会或全体职工讨论,提出方案和意见,与工会或者职工代表平等协商确定。

“公司这么做,涉嫌违法。”工会主席陈宝庆说。“我们理解公司整合的需要,但是整合必须按照合法的程序进行。”

对卡夫来说,搬迁总部显然是合情合理的。对此,资方代表提出了三个理由:一是上海的税收优惠;二是在人才的选择上更有余地,因为强生、可口可乐总部都在上海;三是上海的客户更多。

在谈判中,工会代表对以上理由表示反对:第一点,关于税收优惠,卡夫财务部的工作人员没有接到任何通知要比较两地的税收政策,或者研究企业合并后营业额增大可能争取到的优惠。第二点,关于人才选择,全球最大食品公司雀巢和吉百利、箭牌等许多有名的食品公司总部都在北京,上海在人才的选择上并非“更有余地”。第三点,关于客户,卡夫的客户应该是面向全国的,而不应仅仅局限在上海。

基于以上反驳,工会代表提出了自己的要求:第一,公司的行为涉嫌违法,要求管理层就搬迁问题公开道歉。第二,工会与管理层签署集体合同。第三,在双方没有就以上问题达成共识之前,不再单方面宣布遣散员工计划。

在随后的谈判中,工会的战略重点逐渐发生了变化。陈宝庆说,让公司道歉看起来是个“不可能的任务”,他们便不再将精力集中于此。“最重要的显然是离职员工的补偿问题,就是如何为他们争取最大标准的赔偿。”陈宝庆说,只有签署集体合同,才能最大化地保障离职员工的利益,而在这个过程中,最大的困难是沟通不畅。“一开始公司对我们的各种建议方案有些抵触,觉得是工会提出来的,没面子,不情愿,沟通态度不是很明朗。”陈宝庆说。“员工平时是从属的位置,我只是一个部门经理,但现在要和从前的领导谈判,双方平起平坐,这种角色的转换也不太容易。”

这时节,媒体忽然失去了消息来源,有些耐不住寂寞了。一些分析性报道开始出炉,推测谁会在这场斗争中胜出。后来,陈宝庆在回顾这一事件时认为,当时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是一场斗争,即便不是你死我活,也充满了浓重的硝烟味,但他从没这样想过。他从没想过用成败、输赢、胜负这类的字眼来描述最后的结局。“我从不认为这是场斗争。这只是协商。斗争只有一方的胜利,而协商意味着双方都有可能获胜,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双赢’。”

谈判持续了一个半月。到底经历了多少轮,陈宝庆自己也记不清了,但他仍能记清为数不多的几个囫囵觉。有一天夜里,已是凌晨时分,陈宝庆送走了最后一波一起研究谈判的工会会员,忽然一阵眩晕,失去了知觉,瘫在椅子上晕了一个多小时才恢复过来。当时他疲惫得快要死过去了。他真的以为他死了。

2008年3月12日,工会主席陈宝庆与作为管理层代表的人力资源总监黄琪博一起走出“密室”,虽然两人的脸上都尽显疲态,却面带笑意。很多人颇感惊讶。

2008年4月18日,建国饭店牡丹厅。

卡夫资方与卡夫工会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发表了联合声明,这一事件正式宣告结束,“以和为贵”的土壤结出了和谐的果子——集体合同终于签署。此后不久,卡夫向北京总部的100多名员工发出了去上海新总部的邀约,并为他们提供安家费等补助费用。另有30多人仍留在原来的办公室,负责北方及北京市场的销售。离职员工则拿着高于中国现行法律的经济补偿,笑着离开了卡夫。

资方代表、人力资源总监黄琪博是个德国人,年纪与陈宝庆不相上下,身高一米九,剃着光头,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德国国脚、光头前锋扬克尔。在发布会现场,有位记者抛出的问题令他稍稍有些为难。这位记者含蓄地问道,陈宝庆会不会是卡夫接下来首先要裁掉的员工?(陈宝庆后来说,他很感谢这个记者。实际上很多记者在整个过程中是支持工会和他本人的。)

黄琪博略作思考的工夫,戴乐娜轻轻弹了弹麦克风,为他解了围:

“不,恰恰相反,接下来我们会认真考虑陈宝庆先生的位置。”

掌声四起。黄琪博抬起双臂,将掌声压下去,用嘶哑的声音说:

“所谓不打不相识,在谈判的过程中,我们真正发现了陈宝庆先生的人格魅力。卡夫需要这样的员工,需要这种高尚的人。”又是一阵掌声。德国人接下来又强调,通过一轮轮漫长的谈判,资方发现陈宝庆对企业而言是个不可或缺的人物。

陈宝庆插进来说,他在黄琪博身上也学到了很多东方人特别崇尚的品质,比如真诚。“在这个过程中,我再次了解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或者说交汇。我的思维方式是典型的东方人的,用一种循循有道的方式,也就是我自己称为‘有情、有理、有法’的方式进行这次谈判,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西方人与我们的交流并不存在什么障碍。”陈宝庆的嗓子也坏掉了。

起初,双方都捧着事先写好的发言稿,按部就班地读,却没想到发布会的气氛那么热烈,每个参会的人士,包括记者在内,都洋溢着喜悦之情,这种情绪也传染给了坐在主席台上的发言者。陈宝庆与黄琪博索性把发言稿揣进了口袋里,率性地说,精辟而幽默的发言屡屡被掌声打断。戴乐娜,这个一贯严厉的女老板,也被这种气氛所感染。“周恩来总理有一句话叫‘活到老,学到老’,我特别喜欢这句话。”戴乐娜说。“在磋商的过程中,我从陈先生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彼此之间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并且在这个过程中成了好朋友。”

一个意外的现象引起了足够的关注:在整个工会筹备期及与资方的谈判过程中,卡夫中国的销售收入同比是增长的。实际上,当时的形势完全可以向另一个方向发展——当时,工会已经得到了社会的广泛关注,会员们已经意识到了自身的力量,曾有激动的会员建议,能否把生产停下来,类似于罢工,甚至有人提出了更极端的建议,让销售也停下来,这将对卡夫直接造成更严重的打击。陈宝庆在内心里是坚决反对这么做的,但他又不能太强硬地向会员表达这种想法,只有耐心而机智地进行疏导。他成功了,激动的会员们平静下来。

“我们的工会完全是自发的,是员工为维权而成立的,代表的是员工的利益,但是——”陈宝庆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要和资方对立,大家都是为了公司好。”他总结说,这就是卡夫工会在整个事件中的立场。

在新闻发布会召开前,戴乐娜在走廊里遇到了CBD管委会工会副主席李广彪。戴乐娜走过去,握住李广彪的手,微笑着说:

“我在电视上见过你,你就是他们背后的那个人。”

尾声

陈宝庆又回来了,回到了北京,回到了位于SK大厦十楼那个熟悉的办公室里。

在外面,他过得不错。

2008年的六一儿童节,陈宝庆正式搬到了上海,此后每隔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他便回一次北京,呆上两三天,同工会的干部们碰碰面,或者为留在北京的那些销售员工做一场培训——原来的北京总部办公室变成了北方区和北京区域销售办公室,这些员工仍然叫他“宝哥”。

陈宝庆到了上海以后,成为“卡夫中国工会联席会议”秘书长。卡夫在中国七个分支机构全部设立了工会,他是这七家工会的“总头目”。

“卡夫工会事件”平息之后,有一次,戴乐娜单独约见陈宝庆,问她接下来想在卡夫做什么工作。她的意思似乎是由陈宝庆来挑。陈宝庆说他并不想全职搞工会方面的事儿,他最想做的事是把二十多年来在卡夫积累的全部销售经验传授给销售人员。戴乐娜很赞赏这个想法,于是陈宝庆成为卡夫中国唯一一位内部专职销售培训师。

陈宝庆在北京的办公室,与国贸中心隔街相望,透过玻璃窗就能看到高耸入云的国贸三期,也能看到建国饭店——一年前,正是在这个饭店,他们和资方握手言和。窗台上摆着一张照片,是卡夫四大“巨头”与他的合影,陈宝庆站在中间,四周环绕着卡夫全球总裁、国际部总裁、亚太区总裁和中国区总裁。陈宝庆激动地指着照片中的卡夫全球总裁兼CEO艾琳·罗森菲尔德说,这是个伟大的女性,她不久前被福布斯杂志列为全球十大最具影响力女性之一。

除了照片,陈宝庆还找出了一张英文奖状。“这是我们公司授给我的‘国家级’奖励,”他说,“我们的‘国家级’奖励一共五个等级,我是三等奖,就我这个职位来说,能获三等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他们认为我在那次劳资事件中立了大功。”

陈宝庆的笔记本电脑里,仍保存着“那次事件”的所有资料,多达几十个文件夹,几百个文档。他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张当时“密室”的照片——墙上挂着一块大白板,上面写满了字,画满了图表,内容的丰富及混乱令人迷惑。在这块白板的旁边,是一张沙发,沙发上坐着资方谈判代表黄琪博,他斜倚在沙发里,将长长的腿搁在谈判桌上,咧着嘴大笑。看起来,这张照片拍摄的时候,漫长而艰辛的谈判已经结束了。

(摘自2010年1月号《锦绣》“通天塔”专题,图文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19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