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不做省会又何妨  

2010-03-29 18:41:08|  分类: 导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锦绣》杂志2010年4月号的封面主题,是关于江南制造的。

在偌大的中国版图上,长江中下游南岸是文化意象最为密集的区域。在这里,我们寻找中国丝绸工业,寻找那些依附于江南文化苦苦挣扎的制造物。我们可以看到,工业革命的大机器和新材料是如何祛了丝绸的魅,如何挤压了它的市场,另一方面,中国丝绸又是如何做低了自己,尽管有改良的插曲。

不过江南的心脏从未停止跳动。这个如今已经高度全球化、市场化的地区,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新陈代谢。在新的格局下,一些古老而脆弱的产业,从根子上是需要国家扶持的。这个道理,在4月号的《苗药传奇》中也得到了一定的佐证。

但是在另一些区域,另一些领域,那些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城市或者产业,如今出现了种种不尽如意的境况。产业需要转型,城市需要升级,而政府的力量又不是无远弗届的,怎么办?应该选择什么样的路径?

在4月号里,我们用了很大的篇幅来关注河北。这其中,我们写了石家庄,也写了保定。两个选题是各自独立的,但这两个城市之间的关系,却是剪不断、理还乱。而每每谈到这对所谓“冤家”的关系,以及它们各自的产业发展路径,总也绕不开政府资源如何配置、国有资本如何安排的话题。在很多时候,这反而成为它们最大的抱负。

河北建省之后,省会先设于保定市。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省会几经搬迁,由保定而天津,又由天津而保定,1968年才正式迁驻石家庄。到1970 年代初,又有迁回保定的动议,只因石家庄离太行山近,有利战备,省会便一直设在石家庄,直到今天。

于是这便生出诸多走了调的陈腔。比如民间总是存在着“河北省会应该迁回保定”的说法,在网络上,这样的帖子也总是一呼百应,关注度之高令人称奇。有好事的网民还总结出了石家庄的“十宗罪”与保定的“五大好”,让这两座新老省会进行了一番PK

这凸显着一些人对省会石家庄的失望情绪。在这何种话语体系里,石家庄不光面对着老省会的攀比,更面临着唐山市的竞争,简直就是被架在火上烤。其实在这里面,隐含着一种极其落后的城市化思维。

在中国的版图上,散落着众多在1949年之后做过省会的城市,比如河南省的开封、黑龙江省的齐齐哈尔、吉林省的吉林、河北省的保定等等。但在第一个五年计划前后,这些省会被火车拉到了新的地方。石家庄后来也是因为地处铁路干线交汇点,是军事要地、工业中心,才成了河北省的政治中心。

在那个“命令经济”年代,一旦成了政治中心,就意味着一系列的特权,经济发展与城市建设就会优于其他地方,而随着城市功能变迁,那些老省会城市难免陷入相对沉寂。

但是在当今,我们不应该把行政管辖的概念继续混同于城市经济概念。一个城市的竞争力如何,不在于其行政地位的高下,而是要看其资源与环境的协调程度。一个政治中心的产业发展,应该首先考虑清洁性、智力性、人本性。省城也不一定是本省经济地位最高的城市,石家庄大可不必为此而着急。

而对于那些老省会来说,不做政治中心城市,本来可能是一个好事。君不见,如今很多省份的“B牌城市”都在挑战“A牌城市”的首位度,如无锡之于南京,宁波之于杭州,大连之于沈阳,厦门之于福州,青岛之于济南。这说明在转型时期,政治中心更容易受到体制制约和思想束缚,创新动力相对不足,改革发展相对缓慢,“老大”地位难保,也是理所当然。

政治中心的功能,是行政权力赋予的,这是不可复制的稀缺资源。但经济中心的功能,是可以凭借竞争获得的。而且这种竞争不是零和游戏,因为区域发展中有一些资源并非绝对稀缺——比如制度安排、创造力和想象力,并不以其他区域在制度安排、创造力和想象力上的倒退为条件。这是相对公平的。

我们希望那些有心的读者,能从我们的选题结构中,看出更深一层的用意。

  评论这张
 
阅读(1030)|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