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范以锦:胡舒立团队尚能胜否  

2010-03-05 17:16:03|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范以锦 盛佳婉

 胡舒立在受聘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院长后,又带领跟随着她的团队投入新的媒体运作。显然,《财经》的变局并未能终止胡舒立的传媒理想,即创办一份能承载团队理想、能延续甚至是超越《财经》辉煌的杂志。然而,这个过程会顺利吗?群雄逐鹿,胡舒立团队尚能胜否?

新老对手趁机出击,《新世纪》周刊“腹背受敌”

离开《财经》后不久,在众人纷纷揣测胡舒立是否准备置身于新闻教育事业改革时,她和她的团队迅速开始了新的动作。2009年12月14日,胡舒立与原财经杂志部分记者编辑组建了“财新传媒”;2009年12月底,胡舒立出任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主管的新世纪周刊总编辑,并将刊名《新世纪周刊》改为《新世纪》周刊,胡舒立带来的原财经杂志人马“借壳”登上新的平台。1月11日,随着《新世纪》周刊“改刊纪念号”正式推出,全原创的财经新闻资讯网站财新网Caing.com也正式上线。1月14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称,中国改革杂志已聘任胡舒立担任执行总编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将与财新传媒有限公司合作经营《中国改革》杂志。至此,胡舒立团队旗下的财新传媒已经搭建起了两刊(《新世纪周刊》、《中国改革》)一网(财新网)的媒体平台。

胡舒立团队入主新刊后,我们看到了《新世纪》周刊2010年第二期封面醒目的标题《通胀如虎》,从内文来看,有好几篇财经类的重头文章。与之前定位于综合类新闻周刊的《新世纪周刊》有了巨大变化。《新世纪周刊》向高端财经杂志转型的意图非常明显。

也许有人会认为,在财经杂志动荡之际,凭胡舒立团队的实力很快就可让新杂志取而代之。但据笔者观察,事情并非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财经”人事震荡已落下帷幕,但财经杂志界的硝烟却远没有散去。近来,高端财经杂志出现前所未有的升温现象。在《新世纪》周刊试刊号呼之欲出的时候,2009年12月28日,《财经国家周刊》也开始亮相。是早就有谋划,还是抓住“财经”动荡机会的突然出击?不得而知。但不管如何,这对《财经国家周刊》而言肯定是个机遇;对胡舒立团队而言,却是无端增加了一个新的竞争对手。《财经国家周刊》定位于“首席财经大刊”,依托于新华社的强大资源,遍布全国和世界各地的分社都是它的重要供稿渠道。在经营重大的国际经济类新闻方面,他们有着无可比拟的原创能力。这个优势在杂志一经面世就显现了出来。一篇重量级的国际财经新闻《中石油“落子”伊拉克始末》引起诸多惊叹,据悉这是一名新华社记者在伊拉克呆了两年奉献出的一篇独家报道。还没过几天,2010年1月6日,一本定位为国家商业地理文化读本的《锦绣》杂志也开始与读者见面。该杂志的执行出版人是《经济观察报》前任执行总编辑仲伟志。这本杂志也瞄准了高端财经杂志市场,从已上刊的文章来看,都很吸引读者眼球,内容上极具竞争力。新手突现无疑增加了胡舒立团队的竞争压力,然而财经杂志“新团队”的实力也不容小觑。胡舒立团队出走后,财经杂志招兵买马,不仅得到原投资者报执行总编辑何刚等人的强力加盟,原第一财经周刊总编辑何力、南方周末知名记者马克也走马上任财经杂志。他们都是有新闻理念和极具专业精神的业内精英。元气大伤后,他们加盟必然是想力挽狂澜,保住《财经》的霸主地位。再环顾一下,想经营高端财经期刊的岂止一两家。还有原来就有的《第一财经周刊》、《21世纪商业评论》、杂志型的《理财周报》等等。群雄角逐,胡舒立团队面临越来越激烈的挑战。

试水受阻,未来办刊环境难以预料

除了遭遇群雄争霸,“腹背受敌”的外患外,胡舒立团队还面临一些创业环境的内忧。其团队在2009年12月底入主《新世纪》周刊,然而才刚试水就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

在胡舒立还未离开财经杂志时,就风传胡舒立申请创办《财经新闻周刊》,但刊号却一直未能获批。仓促之下,胡舒立团队借壳《新世纪周刊》,挂靠在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然而,借壳并不顺利,胡舒立团队刚入主,就与原团队发生冲突。直到1月10日,《新世纪周刊》官方博客发表声明称原团队与新世纪周刊社达成和解协议。但紧接着就又有人认为胡舒立团队拷贝走了原财经网的用户数据库,原《财经》的订户收到财讯传媒(胡舒立团队创办)旗下“财新网”发送的邮件,从道义和法理上进行质疑。

这些问题在一番周旋后基本得以解决。当然,这也都只是常态上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创业初期都会遭遇到的一些拦路虎。如果我们不以“《春秋》责备贤者”的标准来要求胡舒立,相信这些风波过后并不会对其团队造成什么大的影响。但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新世纪》周刊今后的发展路程也不平坦。

相较这些,更让人疑虑的是胡舒立团队背后力量的问题。尽管财经杂志创办10年后发生了变故,但起码它曾有过10年的稳定期。1998年,当联办负责人王波明邀请胡舒立创办财经杂志时,胡舒立提出了投资人和经营人员不得干预编辑部独立办报的“约法三章”。联办同意了,连续10年都这样做。其实,这10年王波明给予胡舒立的支持不仅仅是当初“约法三章”的“永远不干涉编辑部”的承诺。可以说《财经》的成功部分得益于王波明的背景、丰富的人脉圈子以及左右逢源能力。这些无疑都会为《财经》提供了诸多的庇护。不管去年怎样变故,这10年为财经杂志的发展赢得了宝贵的时间,赢得了发展机遇。而新“管家”中国(海南)改革发展委员会只是海南省的一个民间智囊机构,影响力和庇护力都不大,它所能给予胡舒立的支持和帮助很有限。能将风口浪尖上的团队邀请去办刊,按理也是有一定眼光,也是看中了他们的办刊理念和能力的。但他们看到的也许只是表象,在实际操作中就不会那么简单。而离开财经杂志后的胡舒立正是时时刻刻都处在风口浪尖上,一举一动必然要受到方方面面的关注,受到某种压力时,“管家”能否承受得了,而且可能是一次又一次的压力。作为主办单位,不管是不行的,但管理有度,需要理念的支撑,也需要把握底线的智慧。坚守一年两年可以,但能否坚持10年?因此,胡舒立团队新办的刊物能否生存和发展不但取决于自身的努力,还需要承载新闻理想的沃土,需要背后力量的游刃有余。

另外,胡舒立团队所拥有的财新传媒与《新世纪》周刊是一个团队聘任的关系,是核心团队被聘任到这个杂志,而经营方面则是双方合作经营。如此看来,胡舒立并未改变其职业经理人的身份,其团队的权利和利益是否能获得制度上的保障也未可知。那么如果挂靠单位顶不住压力,插手采编权,胡舒立与联办的那一幕还会上演吗?

财媒发展空间大,胡舒立团队仍有“坐大”可能

有人认为传统报业已进入寒冬,但对财经类杂志而言,却俨然迎来了春天。老《财经》旧瓶换新酒力保霸主地位,胡舒立团队背水一战图谋取而代之,《财经国家周刊》则对“首席财经大刊”地位虎视眈眈……一场高端财经杂志的巅峰对决上演。那么,传媒市场上是否会像曾有过的“晚报热”、“都市报热”一样,掀起新一轮的“财经杂志热”呢?显然现在已有一定的热度了,问题是能否持续热下去?

目前支撑报刊经营的依然是广告,尽管大家的经营策略会有不同,但千方百计占据广告市场这是相同的。广告市场能容纳得下那么多财经类杂志吗?何况还有报纸呢?笔者认为还是有空间的。广告市场是需要开发的,当某个领域的企业都不做广告的时候,大家都想节省这笔开支。一旦有媒体通过策划为某个企业做了广告,口子一切开,同行业的企业就按捺不住了。如果做得精美又服务得好,并经测定有回报,自然会继续做,其他企业都有可能跟随着来做。所以,我们不能只盯着目前的蛋糕有多大,还要预料今后我们还能做得多大。从宏观方面来说,中国经济发展还有很大的空间,很快就要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所拉动的广告还会不断增长。从微观方面来说,财经类刊物依然有空间。目前中国时政类的报刊很多,且影响力大的也很多。而财经类的并不多,影响力大的更少,具有国际影响力更是凤毛麟角。而随着中国逐渐融入全球化的进程,公众投资意识增强,经济金融与人们的生活日渐密切,财经刊物在市场覆盖率和饱和度方面还是有很大差距,财经类媒体在市场上还是大有作为的。尽管出现《财经》杂志、《新世纪》周刊、《财经国家周刊》等几刊鼎立的局面,但正如中国经营报、经济观察报、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日报等几报竞争并未把谁吃掉,大家都能分到一杯羹一样,生存下来是不成问题的。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认为,“中国财经刊物的成长性有着最好的形势。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整个中国经济从制造驱动,转向了制造和投资的双重驱动。由于中国金融市场的兴盛,对外开放的深化,市场化改革的深入,理财类金融活动的增多,中国增长了很多的理财家庭,这就带动了财经媒体巨大的市场需求量。”

正如20世纪80年代出现了“晚报热”,90年代出现“都市报热”一样,财经报刊“热”也刚刚开始出现。市场竞争远没有达到“你死我活“的程度。更没有出现像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那样能够影响国家经济社会乃至整个社会的一份主流财经媒体,因此,财经媒体可挖掘的潜力还非常大,还有勃发的机会。另外,这几年还有一种现象,在传统媒体走下坡路的大环境下,很多类别杂志还呈上升的趋势。

所以,现在要考虑的不是这几家杂志能不能生存的问题,而是要探究谁能“坐大”?是原有的《财经》还是后来者?大家同样拥有丰富的人才资源,同样有新闻理念和很强的办报能力,但也有各自的优势和不利因素。从财经杂志来看,它是一个老品牌,一直处于霸主地位,事变后依然有强人进入,并表示办刊理念未变。王波明在后胡舒立时代的《财经》上发表首篇社论《理念支撑下的坚持——致读者》,其标题就有意地表明“理念支撑”,文中也强调“信念我从未改变”、“摆在我面前最紧迫的课题是如何重建和发扬《财经》杂志一贯坚持和倡导的新闻理念——独立、独家、独到”。但不可否认,财经事变对品牌的伤害是不小的,丢失一些读者在所难免。财经国家周刊副总编卞卓丹在接受搜狐网的访谈中谈到这是新华社精心打造的一个权威的财经类杂志,高度、深度和责任感是《财经国家周刊》的天性。“我们以‘不回避,负责任,建设性’为使命,希望这样的财经团队,制作出来的内容能够在权威性、责任上能够高人一筹”。财经国家周刊的新闻资源的优势十分明显,但它碰到的是财经杂志这一具有霸主地位的对手和曾在财经杂志磨炼过的胡舒立团队,办刊经验仍待积累。胡舒立团队初办新刊,也有“水土不服”的过程,品牌的形成决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其团队本身就是一个品牌,秉承“独立、独家、独到”的理念早已为新闻界树立标杆,对新闻专业主义的坚持也曾被视为胡舒立团队不可复制的元素。凭他们办刊经验克隆原来的做法,已有很大优势,再加上团队品牌让很多受众怀着“拭目以待”心态,新刊一出就想试看一下。

从新近半个月的巅峰对决来看,《新世纪》周刊出手不凡,用战果再次证明了自身的实力。在短短的半个月的时间里,《新世纪》周刊便报出了《争锋李庄案》和《新华人寿战记》等具有影响力的报道。其尖锐、犀利程度丝毫不亚于当初的《财经》,新闻专业主义精神的风骨尽显。

大浪淘沙方显英雄本色,高端财经杂志的巅峰对决或许更能激发“胡舒立们”的潜质,引领财经杂志市场走向繁荣。今天的媒体竞争是赢家通吃的时代,充分的竞争过后必然造成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局面。而胡舒立团队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在的优异表现,都无疑为他们积累了丰厚的决胜资本。

综观之,胡舒立团队“坐大”依然有可能。

(转自《南方日报》。范以锦系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盛佳婉为该院研究生)

  评论这张
 
阅读(10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