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正定在石家庄的哪儿?  

2010-04-21 20:59:26|  分类: 读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定在石家庄的哪儿? - 《锦绣》杂志  - 《锦绣》杂志

做文化旅游城市,看来确实是正定可以走的道路。既然交通上已然没有障碍,那么,就让人们来正定看看。从大佛寺,再到小商品城;从游客,再到客商。

 

撰文:陈培婵   摄影:罗健

刚进正定南大门,路就被死死地堵住了。

这种情况下,最好的交通工具——还是自己的两条腿。干脆,跳到马路两侧的台阶上,大踏步向前走。

正月十五,上午10点,大佛寺庙会进入了高峰时段。

香火

这一天的正定出奇的冷。太阳告了个假,天越压越低,人群却越来越挤。大人抱着孩子,老人推着三轮,东看看西瞧瞧,唯一少的,是年轻人。

逛传统庙会,人们更多像在例行公事,和上班这样的日常行为,没有什么差别。几点出发,几点回家,行程安排,购物清单……年复一年,并无二致。

梁晓怡一家的饸饹面和好了,锅里的饸饹卤汤腾腾地冒着热气,碗筷整整齐齐地躺在一个大盆里,门外的14张桌子、28条长板凳,在庙会前一天,就安静地支在那儿了。

为了这天的庙会,梁晓怡的父母正月十四就从藁城小果村赶到正定,这样才能占到靠近庙会中心的地方。今天是一年中难得的节日,一天的收入就能有四五百块钱,比平日里多出两三倍。

穿过这片餐饮区,沿街继续西行,和大多数县城庙会类似,卖糖葫芦的,捏糖人的,做棉花糖的,出售干果的……密密麻麻占了半条街。卖衣服的却并不多见,还不比书摊多呢——铺一张破旧的床单,就等同于书架了,《辞海》、《狼图腾》、《红楼梦》,武侠小说,过了期的《小说月刊》、《故事会》、《女友》……不大的地方,藏货不少。

向前走上几米,就是日用百货店,这种店铺的作用,在于请香。大部分人都喜欢在这里请黄、粉两色的佛香,然后去大佛寺烧香拜佛——为下一年开个好头。

庙会的核心区域,必然是完成这项烧香使命的砖池,用青砖筑成,简陋但神圣。人们不慌不忙地买完东西,然后在这里如释重负地把请来的香火扔进大砖池里,这样才算是“真的逛完了庙会”。

砖池的四周,总是围满着人。上午11点,香火已经填满了砖池,寒风之下,火苗一窜两三米高,装过香火的塑料袋和没有燃尽的香纸,不时被火苗带上来,搭在旁边的树杈上。

砖池附近——必不可少的——有人拿着拂尘、扇鼓、铜锣、香本的(上面写有说唱的词),唱唱跳跳。随时可以有新人加入这个喧闹的仪式。当地人说,到了级别的,是神和神的对话,有些是人求神的对话,连这一级别都到不了的,只能是自说自唱祈祷平安。

真正的目的地大佛寺,就在砖池的西北方向。

野心

下午3点多,下起了大雪。

庙会渐渐散去,行人纷纷回家,大砖池也已经被雨雪浸透,一派荒凉。下一站,石家庄正定国际小商品城的世俗气,似乎与这里的“神明对话”毫无关联。

但做生意的商贩们却精明地意识到,大佛寺,才是市场上真正的金主。“大佛寺吸引了很多游客,节假日的时候店里的流水很大;非节假日的话,正定本地人就变成了主要的顾客。他们每次消费的少,但这是细水长流。”姚玉荣说道。

姚玉荣是东北人,几年前到石家庄南三条附近的市场上做生意。老公有一天把一张正定小商品城的宣传单拿回家,简单分析了一下形势——新市场的房租要便宜些,而且小商品城有政府的支持,以后发展一定不错。

夫妻二人随即将店搬到了正定。姚玉荣在大门西侧最明显的“黄金位”租下了一间五六十平米的店,又在大楼里租了另一间二十多平米的店。即使是“黄金位”的这间,一年的租金花销也不过六万多,差不多是南三条附近市场租金的十分之一。

但生意,也必然得打个折扣。“新市场和老市场没法比,南三条主要是批发,小商品市场主要是零售。”

不过,姚玉荣并不十分担心。“大佛寺的名气足以吸引游人,游客来了必到小商品市场来看看。而且,小商品城三期都盖起来了,政府投入这么多,不会让这个市场倒了吧。”这是姚玉荣的逻辑,她的野心也不大,“够吃够喝就行了”。

事实上,如果发展好了,正定这座城市,本不应仅止于如此的野心。

小商品城的规划人,能打出“国际”两字的招牌,就已说明了其真正的用意——成为北方地区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甚至是加工基地。南北绵延6公里、总投资63亿多元、三万多个商位,规模的确很大。倘若能很好地发挥作用,小商品城或许可以与石家庄市内的南三条、新化集贸市场形成互补之势。

正定小商品城如今已经建到三期,与小商品城配套建设的国际航空物流园区、北方仓储物流园区、小商品产业园区和长途客运枢纽,也都已经规划完毕,随着四期开工——这样的规模和建设力度也极其少有。

但常常去义乌进货的姚玉荣心里自然明白,要成为北方的义乌,并不容易。尽管几年前,正定很多村子里的村民们都会帮南方客商们加工箱包、皮鞋和衣服,但最终没有累积任何技术、资金上的优势;况且正定人也没有南方客商们控制的货品流通渠道,就算是自己的生产货物的能力,也必须倚仗南方商人销售。

今天,正定村子里面自己加工商品的反而越来越少了,这和政府的希望似乎有点背道而驰。

而且,东北就有五爱、西柳了,所谓“三北”、“全国”、“海内外”,暂时还都是些空空如也的概念——这些梦想和口号,反倒远没有大佛寺吸引来的游客来得实惠。

新区

两年前,石家庄对城市发展提出了“三年大变样”的规划,对正定县的定位是:三年内将重点打造“古新辉映、城河交融”的石家庄市正定新区和滹太新区,建设成为现代化的卫星城。

这样的描述,自有一番来由。正定县距石家庄市中心仅15公里,县城位于县境内的中南部,滹沱河的北岸。水资源并不丰富的石家庄一贯缺水。“三年大变样”的石家庄,将主意打到了滹沱河,要从它的上游水库取水,在滹沱河的市区段蓄水,“形成市内的一道景观”。

正定,作为滹沱河北侧紧邻的县城,理所当然会参与其中。2008年底,跨越滹沱河公路桥梁的正定子龙大桥开工。子龙大桥以正定名人赵子龙命名,宏伟俊秀,过路的人们常常将车停靠在大桥两侧,扒着桥栏观看准备蓄水的地面。

但对于正定来说,子龙大桥并不仅仅是一道风景。它最大的价值在于,子龙大桥直接拉近了正定与石家庄主城区的距离——有多条铁路公路线交汇,北到北京、南至武汉、东向济南、西达太原均只需一个小时的石家庄对于正定来说,无疑是一个天赐的礼包。

回头来看,这无疑为正定小商品城再加了一块强势的砝码。

很早之前在正定就有这样的传言,南三条要搬到正定小商品城,市委市政府要搬到正定的东侧。姚玉荣也知道这两件事,但是,“都吵吵了多少年了,还是没动静。不过,对正定来说。无论是谁搬来都有好处”。

南三条市场的人们并不关心这个传言,桥东区政府给南三条的商户们提供了越来越现代的市场环境,人们很满意。不过,元宵节前,石家庄市政协开始讨论一个关于正定的议题,政协宣传部办公室主任段文说,今年的五六月份,石家庄市行政中心在正定东侧的工程就要有动作了。

作为一座比石家庄历史悠远太多的古城,正定总会纳入石家庄市发展的整体区域规划。当地社会学者梁勇给市里写过一个“双核城市”的提案,大意就是说要将石家庄主城区与正定作为石家庄一个城市的两个内核,而不是像政府现在提出的“1+4”组团(以中心城区为核心,以正定、鹿泉、栾城、藁城为组团城)。

那样的话,石家庄历史与正定历史也会有一个后天的链接。大佛寺、广惠寺华塔、天宁寺凌霄塔、开元寺钟楼、西洋仰韶文化遗址、小客龙山文化遗址、新城铺商代遗址、县文庙大成殿、庙会……还有计划恢复的阳和楼、开元寺法船殿、西城门、北城门、东城门等“九楼四塔八大寺”的文化古迹,“通通都会成为南北贯通的城市密码”。

梁勇的建议还包括,从长安区的东古城(秦汉至隋唐真定古城旧址)到正定城南门修建一条常山大街,结合滹沱河生态工程和太平河治理工程建设,在大街与水景之间,规划创建若干处文化景观项目。

不论是否按照这样的建议实施,做文化旅游城市,看来确实是正定可以走的道路。既然交通上已然没有障碍,那么,就让人们来正定看看。从大佛寺,再到小商品城;从游客,再到客商。

有关石家庄更多文章,见2010年4月号《锦绣》杂志“读城之石家庄”

  评论这张
 
阅读(13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