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追寻江南制造  

2010-04-22 19:06:09|  分类: 专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再次寻访江南,走进苏州、杭州、南京和扬州这四座城市,从刺绣、雕版、云锦、漆器等衍生出而最后又依附于江南文化苦苦挣扎的制造物追寻江南踪影。

 

采莲女、乌篷船、油纸伞、乌衣巷燕、钱塘春潮……在偌大的中国版图上,长江中下游南岸是文化意象最为密集的区域。浩浩长江水至此温婉异常,润泽出一片令无数文人墨客惝恍迷离的国土。从古到今,江南仿佛一直笼罩在烟雨之中,既模糊又清晰,既沉重又轻盈。

首先它所覆盖的地理区域一直都不确定,秦汉时泛指江浙、两湖乃至江西、安徽一带;唐代天下分为十道,“江南道”包括福建在内的整个东南地区;北宋至道年间,全国有十五路,其中的“两浙路”将“江南”的行政区间缩小为浙江和江苏南部。明清时期的“江南”,则泛指以太湖为中心的三角洲,并沿袭至今。清晰则是出于心理认知,不管什么人,一旦陷入吴侬软语的温柔乡,立时便能分辨出江南的味道。载不动的诗章,流溢成中国人对富足而雅致的生活的想象,江南从山水之上腾空而起,成为如幻如梦的天堂。

无疑,是繁荣的经济造就了天堂。在水路主宰交通的时代,得益于成熟的手工业和市场,加上历朝的政策扶植,江南主要城市一直遥遥领先于内陆城市。江南制造的瓷器、丝绸等商品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全国各地,并因质地精工、价格不菲深受上流社会的喜爱。而在现代化进程中,传统的手工业显然没有做好接受标准化工业制造冲击的准备,产量逐年下降,乃至湮没无闻。它们就像一个个符号,预示着从天堂到人间的“下坠”。

如今,你置身于溪桥之上,看那些残存的风景,呼吸着温软潮湿的空气,以为触摸到真正的江南,而事实上,它已随一叶扁舟渐行渐远,拥挤的山水留不住一缕暗香。

于是有人说,江南已死,唯余躯壳而已。锦、绣、瓷、漆……这些江南制造的精致物件,最后都成了祭奠性的符号。也有人说,江南在毁灭中重生,在适应了粗粝的工业浪潮之后,找到了全新的发展模式。苏州的工业园区楼群参差,跨国公司鳞次栉比,向全中国输送各种电子产品、纸张、化妆品乃至婴儿的摇篮——你不能不承认,这也是江南。

可以确定的是,江南,这个有机共生体正在经历新一轮的新陈代谢,而无数学者也试图从城市、风物以及族群等维度解析江南的密码。其中,美国汉学家林达-约翰逊编著的《帝国晚期的江南城市》一书,摘取了苏州、杭州、上海、扬州四个城市样本,借以剖析地缘、行政命令、商业浪潮给明清时期的江南带来的升降旋律。这段旋律虽然已过百年,但余韵未歇,因为江南的心脏从未停止跳动。这正是我们出发的起点。

如今,我们再次寻访江南,走进苏州、杭州、南京和扬州这四座城市,从刺绣、雕版、云锦、漆器等衍生出而最后又依附于江南文化苦苦挣扎的制造物追寻江南踪影。千年长河中,风物与人物相互辉映,而交织出的故事不仅属于过去,还孕育着未来。

 

苏州:苏绣倾城

杭州:迷城中的琥珀

南京:云锦突围

扬州:雕漆新颜

 

详见《锦绣》杂志2010年4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8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