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浙江的心  

2010-05-13 16:02:46|  分类: 读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些中国乃至世界最顶级的建筑师的作品,到底还是难服金华的水土,被这座城市冷落到几近原生态的地步

 

撰文:黄茂军 

八咏楼

3月的一个晚上,几位金华人在八咏路229号聚会。

这其实是一家古玩字画铺,号“和景楼·纸醉斋”,主人飞沙自称是“艺术工作者”,但旁边的人介绍说其实是诗人。聚会的人当中职业很杂,有画家、生意人、政府官员、教师和记者,甚至还有一位是高考制度改革后第一位高龄大学生,年过半百却至今还在校。

这些人聚在一起品茗,议论国是。

八咏路229号的门开着,明亮的灯光水一样泼到门前的人行道上,泼过马路,泼到马路对面的沿江绿化带……绿化带深处有一博衣宽袖的塑像,那是南朝东阳郡太守沈约。

公元494年,沈约就在他现在站着的地方,赋《登玄畅楼》,又题《玄畅楼八咏》,仍觉得诗意未竟,又以《玄畅楼八咏》每句为题,复吟《八咏》,诗写得不仅大开大阖、酣畅淋漓,而且声律铿锵,抑扬顿挫,“开一代诗韵,一时成为绝唱,盛名于天下,唐人尤推,改玄畅楼为八咏楼”。

又过了640年,李清照黯然登楼。

“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这个饱尝国破时艰、颠沛流离、生离死别甚至遇人不淑的山东女人,面对江南的秋水漫漫,悲从中来,“八境英才星宿暗,九天皓月涌寒流,何时仗剑平胡虏,漫卷金书序从头”。握笔的手执意要去仗剑,一个混蛋的时局,生生把曾经“人比黄花瘦”的婉约佳丽,逼就成满脸戾气的灭绝师太。

金华于李清照是疗伤地,李清照于金华却是锦绣心。

金华地方志中,李清照的《七律》成了《七绝》,“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这显然是最具气势的广告词,金华人因此不惜腰斩李清照——但你得承认,金华的地理与区位,被那14个字精妙概括。

金华位于东经119°14′-120°46′、北纬28°32′-29°41′之间,南北跨度129公里,东西跨度151公里,面积10918平方公里,状如一只由西北向东南翩跹的蝴蝶,地势南北高、中部低,属于典型的丘陵盆地,所谓“三面环山夹一川,盆地错落涵三江”——有必要说明的是,这是大金华的概念,它辖婺城、金东两个市辖区,义乌、永康、东阳、兰溪四个县级市和武义、浦江、磐安三个县。

而我们今天关注的只是金华主城区,婺城和金东。

金华是个富水的地方,这座城市最明显的特点就是“三江六岸”,义乌江和武义江在八咏楼处交汇成金华江。金华江为钱塘上游,自古水运兴盛,顺流下富春江而汇钱塘。宋室南迁临安后,金华地位尤显重要,其时船帆如织,航程辽远,“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实为当时航运兴旺的生动写照。

2008年末,金华的人口为461.41万人,但主城区却占有1/5,有92.38万人,这样的人口规模与结构,在其周边200公里的半径范围内,也就杭州堪比。参加八咏路229号聚会的一位金华晚报记者骄傲地宣称,如果不是浙江省当年肢解金华,把诸暨划给了绍兴,让衢州升格为地级市,金华的城市规模甚至直逼杭州。

除了杭州,金华睥睨众城。

玉青瓷故事

这次到金华,我发现那里茶事很盛。我说的茶事不仅仅是市面上茶楼林立,而是家家户户的礼茶弄盏。正是新茶上市时,大家斗茶之余,每每斗盏。如是雅事的风行,说明大家不仅有闲,也还有钱,因为讲究一点的家庭,甚至开辟了专门的茶室。

富裕之波,逐渐由形式向内容,由物质向精神。

金华有位年轻人,叫方益进,中国美术学院毕业,进了一家广告公司,后来由于所在的公司投资了瓷都晚报,他就有了在景德镇工作的履历。这个人属于“先锋小子”那种类型,30刚出头,山羊胡子却留得有模有样。这次在金华,他领我去看他“年轻时候(注:原话如此)混过的地方”,那是金华著名的八咏老街边一栋爬满“爬山虎”的老房子,方益进和他的朋友把那里改造成了一个“798”风格的餐厅。

应该说,我很早就认识方益进,但真正对他有印象是2008年。

那年下半年的一天,我和投资瓷都晚报的金华人丁鼎靖在景德镇的“迪欧咖啡”喝茶,丁总告诉我,他的一位老乡在景德镇做瓷器,马上会送件样品来让他参谋参谋。不一会儿,方益进和他的另一位合作伙伴尹根有就来了,抱了一把壶,我一看那壶刻意做成一个欲飞的凤凰,心里就不喜欢,认为太雕琢了……他们走后,丁总也说:照这个思路他们很难出头。

后来这两人就没消息了。

这次到金华采访,金华晚报的曹建兵拉我到他家里吃饭,正是油茶花开、清明将至的时节,席间自然聊到今年的新茶,进而茶具,曹建兵立刻面带半点得意半点神秘,从屋里抱出一套茶具——包装不俗,牛皮纸的提兜,就印俩草书:礼道;茶具装在一只长长的竹胶板质地匣子里,很本色,也很天然;里面是一壶四盏,造型却很奇特,外方内圆。

“知道这是哪里的瓷器吗?”

我看那茶具瓷质细腻,通体高白,尽管外面用的是磨砂釉,但里面却罩着一层青釉,总体感觉它的坯料似乎应该是德化的“猪油白”,可造型与手法太不像闽地的出产,却有龙泉窑难去的影子,仔细把玩,你又能咂摸出其中那丝丝缕缕的景德镇气息……

我被曹建兵考住了。

他后来把我拉到一家店面,上书“古婺窑火”4个大字,我这才知道那套茶具是金华的本土制造,出品人就是一年多前在景德镇做瓷器的方益进,那套茶具是仿良渚文化的通天法器玉琮的造型,用的瓷土和釉料既非“猪油白”,也非“龙泉窑”,而是他自己研发的一种新配方——方益进后来回到金华,一头扎到陶瓷堆里潜心研究,金华原就是南宋的陪都,随朝南迁的北方陶瓷工匠,沿杭州、金华向江西逶迤而去,历史上著名的“婺州窑”就是这一迁徙的明证。

方益进就是在对“婺州窑”研究基础上,开发制作出一种叫“玉青瓷”的新品种。

我看过“玉青瓷”的残片。瓷质不仅细腻而且有油性,用釉很厚,却很均匀,青釉不似龙泉那般浓重,稀释成一抹粉翠,非常漂亮。瓷器的造型因为模仿新石器时代的法器,所以有些古拙,有些厚重,但在光照下依然通透明亮,壶中茶水,荡漾可辨。

方益进告诉我,“玉青瓷”正在博弈世博会的浙江方物。

有观察家指出,器皿的选择与使用,往往物化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社会进程,比如石器之于智人时代,陶器之于原始社会,青铜和铁器之于奴隶社会,接着是中国社会5000年的漫长文明史,陶瓷、漆器、玉器、金银器等各种材质的器皿有序登场,直至现当代的塑料与不锈钢制品……

现在,文明进入了又一个轮回。

银泰的金华方略

蒋梨子(音)是一位我仅见过一面的金华姑娘,文章写得兰心蕙质。3月20日,我到银泰百货金华公司(以下简称银泰金华)副总经理陆文明办公室采访时,意外地听到有人在向他隆重推荐蒋梨子,“美女作家,非常适合担当你们这的策划和企宣。”那人走后,我问陆总:你对蒋梨子有兴趣吗?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我追问为什么,陆总说因为他们要建设浙中商业购物中心。

这个回答逻辑有点跳跃,我们需要从头捋捋。

我到银泰金华采访的那天,正好是银泰百货上市纪念日,2007年3月20日,银泰百货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1833·HK),这家总部在北京的百货零售集团,目前主要实施的战略计划却是“密布浙江”——你很难想象,银泰金华目前已有4家店面,其中3家在主城区,1家在义乌,在一个三线城市中拥有3家大型百货卖场,其中一处更是10万平米商业体量的自有物业,这在百货业界应该说是绝无仅有。

需要强调的是,金华主城区的人口规模,甚至超过了一些省会城市。

但金华人真有这么强劲的消费实力吗?尽管有义乌、东阳、永康和兰溪这样的富裕之邦环绕,但别忘了,金华北上160公里就是杭州,然后是上海,那些真不差钱的浙江人会在乎这点距离?金华有这么大的向心力吗?面对这样的疑问,也是金华人的陆文明笑了笑,他在一份材料上重重地划了一条线,那上面是这样一段文字:除义乌、东阳和永康等市内各县市,来自丽水、衢州等外地的VIP卡持有者占(银泰金华)VIP总数的20%强。

看来“浙江之心”绝非浪得虚名。

浙江10个地级市大多沿海,内陆城市中,湖州滨太湖,其余3个分别是金华、衢州和丽水,占据着这个省的中西部和西南部。衢州距金华不足百公里,历史上原本就是金华的辖区,金华于它的向心力完全是一种天生与本能;至于丽水,在浙江的版图上幅员最阔但人口最稀,从闽赣边界横插过来的武夷山脉,让丽水成为浙江最闭塞的地界,丽水人要走出丽水,非借道金华不可,金华于它的向心力应该也是一种无可奈何。

这样的地理布局,应该是银泰金华VIP客户中20%强来自衢州、丽水的根本原因。地理因素可以让金华成为衢州、丽水必经的商业要塞,但这样的要塞在水运和驿道并重的古代尚可作用,在铁路与高速公路为主的现代交通格局中,它的阻截能力是非常有限的——更何况还有义乌、东阳和永康这样处在要塞外围的城市,无论从地理上,还是经济实力上,这些城市似乎都没必要如政治一样,需要依附于金华。

品牌效应浮出水面。

作为一个建立才10年的商业机构,银泰百货拥有它至今还没消弭的活力与时尚指数;而作为一个港股上市企业,银泰百货在世界一线品牌中也不缺乏号召力和信誉度。银泰金华自成立之日,就非常明白自己身处中国最富裕也是最聪明的区域,他们利用了母公司的这两点资源。

顾彤是我前面提到的丁鼎靖的太太,2004年我第一次到金华时,银泰还没有进驻金华,丁氏夫妇那时最快乐的事就是跑到杭州去Shopping,瓷都晚报社的员工盛传他们的老板有一次从杭州买了只价格逾5位数的抽水马桶,“他们怕颠坏了,一路上俩口子就那么轮流抱着那只马桶。”可现在的顾彤怎么说,“我们不是傻有钱,只要你卖的东西真是又好又时髦,我们没必要舍近求远非跑一趟杭州。”

银泰金华吃定了金华人的这点务实与精明。

赫佐格与德梅隆的城

头天到金华著名的源东白桃产地源东赏桃花,次日从北方下来的沙尘暴就到了金华。当地媒体报道说,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3月20日下午,洪铁城在他的办公室望着窗外黄朦朦的天空,对我说,“让你看这样的景象,真是对不起!”这位前金华国土规划局总工程师在随后的时间里,却大篇幅地向我描述金华的历史,他甚至力图让我在最短的时间里相信,金华南边的九峰山是达摩圆寂的地方。

一切似乎都错了位。

建筑师没必要为自然现象承担罪责,也难以把一部城市的历史“从头说起”,但洪铁城坚持认为,所有的城市规划与造城运动,都应该基于对所在地方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的尊重与了解,“水色和古色应该是金华的基色”,所以他推荐我多多了解这座城市的“三江六岸沿江绿化带”,他说那是金华最成功的城市规划与建设。

在这种语境下,聊赫佐格和德梅隆似乎就有点各色。

果然,洪铁城一听我说想了解金东新区的规划与建设,神色就有些发硬,但很快他就自然起来,痛快地告诉我,金华最后没有采用赫佐格与德梅隆的设计方案,因为开发商都说他们无法按那样的方案盖房子,那会导致他们破产。

2001年5月,金华设立金东新区,计划在这个金东新区建一座新城,总体的规划面积是50平方公里。

因为规划中有一个艾青文化公园(艾青是金华人),金华方面很自然就想到要去找艾青的儿子艾未未,结果艾未未不仅自己参与其间,甚至还把当时因为设计“鸟巢”而闻名中国的赫佐格与德梅隆拉了进来,为金东新区作城市规划。据说赫佐格与德梅隆对金东项目兴致勃勃,声称要为中国的城市建设提供一种“别样的模本”。

这个“别样的模本”被当时的金华决策层全票通过,当时有报道说,“没有任何修改意见,甚至没有疑问提出……那种轻松的评审和(负责解说的)德梅隆的慎重之间形成巨大的反差,让人有些疑惑。”但艾未未却为赫佐格与德梅隆的设计顺利通过而兴奋不已,他非常肯定“在这个快速发生的变化中,新生城市中的任何构成元素不必也不太可能与历史、记忆具有逻辑和形式上的关联。”

现在看来,艾未未感觉完全错误。

赫佐格与德梅隆的城最终以概念的形式止步于纸上,决策层的所谓“全票通过”,最后屈服于开发商的不合作。洪铁城在为这个“非常优秀的设计案”没能最终实施而表示惋惜的同时,依然坚持现在的“三江六岸沿江绿化带”才是“最优秀的”,而这个现在已经成为现实景观的城市设计,却完全背离艾未未的观点,所有的设计要素与语言,都明白无误地指向李清照时代的江南。

在今天的金华,艾未未、赫佐格与德梅隆也未必完全无痕。

义乌江穿行金东新区一段,北岸的世界建筑公园还在,南岸的艾青文化公园还在,那些中国乃至世界最顶级的建筑师的作品,到底还是难服金华的水土,被这座城市冷落到几近原生态的地步……当年有媒体评论说:整个景观的极简主义现代风格证实着这个城市的品质发生的变化,真是让身处其中的人恍惚不知此地是何方,其气势之大好像在为小城的第二春公然求证着。

比照之下,这样的欢呼简直就是反讽。

(版权所有,转载注明出处:《锦绣》杂志2010年5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30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