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顺德北滘:一个珠三角小镇的理想主义  

2010-05-01 15:45:58|  分类: 看不见的城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5月1日 - 《锦绣》杂志  - 《锦绣》杂志

这个小镇的雄心,是在强大制造业的基础上,以设计带动升级,最终让“北滘智造”成为一个代名词,而不仅仅是几个明星企业的总部所在地。这个小镇想成为法兰克福,拥有自己的红点……

 

撰文:沈威风  摄影:方迎忠

任何人都不可能忽略它的存在。

一座乌黑钢筋所铸成的巨大建筑群,以一种扭曲中带着柔美韵律的姿态生长向天空,据说它代表的意思很简单,就是打高尔夫球挥杆时那个扭腰动作的定格。

沿着105国道前行,简陋的厂房传出机器轰鸣的声音,贴着瓷砖的楼房与正在修建的轻轨高架几乎面贴着面,农民房之间从无例外地没有间隙——当你习惯了一路上这样的场景,再看到这样现代感的大楼,就很容易产生突兀的感觉。

如果你知道这座128米高的建筑就是美的集团的全球运营中枢,而这个田野上布满了厂房的地方是顺德区北滘镇的话,就会明白,这种突兀,是多么地理所当然。

2009年,美的集团的销售收入达到了950亿,旗下辖有6家上市公司。这样一个巨无霸型的制造企业,它的总部和大部分的生产基地,就在这个名字叫做北滘的珠三角小镇——托美的的福,北滘镇2009年的工农业总产值达到1200亿。

和这样惊人的数字相比较,北滘镇政府的建筑,就显得极其低调。

那不过是一栋貌不惊人的四层高的小楼,看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院子也很狭小,树很大,因地制宜地在地上划出了几个停车位,也看不见什么扎眼的好车。楼里很干净整洁,不过也仅此而已,不见豪华气派的装修,甚至连电梯也没有。

没有大堂,进门处摆了一张小玻璃桌和三张椅子,担任前台工作的那位姑娘,坐在楼梯下的桌子后面。上班时间,楼里非常安静,来去的人们也都是轻声细语的。坐在进门的椅子上,穿过阳光灿烂的院子,清楚地看到狭小的街道对面,是两家卖瓷砖的小店。听说这条街是老街,所以狭窄逼仄,街上最气派的建筑是相隔不远的北滘中学,他们说,北滘人最舍得在教育上花钱。

至于镇政府,如果没有人指路,很容易错过它。

看惯了各地——不管是贫穷还是富有——那些气势恢宏的政府大楼,这个小院子、这个小楼,以及镇委书记那不到20平米的小办公室,是容易令人心生好感的。

北滘人不爱显山露水,不爱抛头露面。这在两大明星企业身上,体现尤为明显。美的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何享健长期远离公众,沉默寡言。碧桂园创始人、董事长杨国强也极少在公众场合出现。如果杨国强的女儿杨惠妍站在你面前,你也根本不会将她与那个传说中的神秘女富豪联系起来,因为26岁的她,看起来就是一个最普通的顺德人的样子,她开的奔驰车,也不会招惹任何异样的眼光。

北滘一半以上的家庭拥有汽车,可豪华名车并不容易见到,大家最热衷的还是买中档的日系轿车,因为省油,实惠。这里没有出租车,公交车靠政府贴钱维持运转,车上常常只有司机一个人游车河。

企业跨地发展,生意越做越大,何享健与杨国强依然将公司的总部放在北滘,并且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北滘。他们不愿意离开。当地人说,穿惯了拖鞋的人,就不会喜欢穿皮鞋。故土难离,乡音难改,是他们这一代人共同的特点。

除了乡土情结浓郁,北滘人对家乡的经济奇迹更是备感骄傲。他们常常不顾外地人的脸面,直言不讳地说:“是不是比内地一个市的年产值都大?”

北滘镇原来是陈村镇的一部分,1959年划分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镇。当时北滘人对此耿耿于怀,因为那是一次甩包袱的行为,将土地最贫瘠、经济最落后的几个村划拉到一起,就成了北滘。

据说北滘的原名应该叫百滘。滘是小河道的意思,因为小水流很多,所以有百滘之称。只是在广东话的发音里,百与北相近,说着说着,这里就成了北滘。

作为珠三角水系的一部分,这里本是鱼米之乡,但是随着地名的改变,那些曾经成百上千的小河流,早已经消失不见。有的大概是干涸了,有的则随着工厂和城市的建设,被钢筋水泥冰冷地覆盖了。

中国的两大“粮仓”、两块最好的土地——长三角与珠三角,基本都已“稻田变硅田”,变成了制造业的乐土。“世界工厂”的推土机绝对不会放过北滘这92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看看北滘的地图,你便会发现这个小镇还有一个与众不同之处——北滘东南部与广州接壤的那一大片土地,属于顺德碧桂园。

在这个小镇上,杨国强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发家,以低廉到令人无法想象的价格拿下了巨大的土地,并囤积起来,最终造就了他的地产王国。

顺德碧桂园的规模之大,是难以想象的。它横跨广州番禺和顺德北滘,东苑和西苑之间打电话要拨区号,拿着电话走过桥,就变成了长途漫游,而那座桥,是碧桂园连接两苑的私家桥。站在桥上放眼望去,目力所及的范围,全是碧桂园的房子,直到天尽头。

而在北滘的城区,则四处可见美的地产的标志、广告和楼盘。这个白色家电的巨头企业,在它的总部所在地,也不能免俗地做起了地产开发商,圈地、盖楼、卖房。这个毗邻广州的小镇,如今房价已经过万,并且还有继续上涨的势头。

北滘的确值得骄傲。它如今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家电生产基地之一,产业集群程度高、产业链完善。但是,作为经济领先地区,北滘持续发展所需要的各种要素成本、制度成本、要素质量,改善的边际已经非常有限,技术创新的空间也越来越小。那些在三十年间屡试不爽的发展秘诀,如今已经不再那么灵光。

一位镇政府的工作人员说,中国的经济要保8,分到广东就要保12,广东派到顺德的任务是保15,最后到了北滘,就变成了保20。——已经千亿规模的北滘经济,要怎样做,才能达到每年20%的增长?

徐国元,北滘镇镇委书记。当地人提到他,都说他“靓仔”。有人说他像刘德华,有人说像黎明。还有人以他为例子说,我们北滘人普遍都很好看啊,个子高高的,气质很好,穿着谈吐也都很有品位。

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好几岁,说话有明显的顺德口音,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的工作经历也从未离开过这片土地——当过顺德教育局副局长,干过城区建设开发中心主任,2007年担任北滘镇委书记。上任之后,他找了许多专家学者,向他们请教北滘的未来究竟应该怎样发展。

他的问题其实可以放大:这样以大量资源消耗为代价的经济增长,还能再维持多久?顺德乃至珠三角所有小城镇,未来应该如何发展?

徐国元最后的结论,也就是他给北滘提出的口号:“北滘智造,魅力小城”。而从制造到智造的跨越,他把切入点放在了工业设计上。

2008年5月,在来到北滘一年之后,徐国元提出了一个文化创意产业园的计划。他希望利用碧江古村落的民俗和古建等资源,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到10月份的时候,想法清晰起来——文化的概念太宏大也太普遍,根据当地的产业模式和经济形态,在文化创意的大蓝图上切一个工业设计的小口,才是比较现实的做法。

这之后一切就变得顺理成章。2008年12月,他们同深圳的一家公司签约,由对方进行工业设计产业园的管理和运营。2009年1月,这个项目就从一个北滘的项目升级成了顺德区的项目。顺德区正在全力扶持工业设计产业,将其视为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的主要力量。而现在,2010年的春天,这个项目挂上了“广东设计城”的牌子。

挂着科技园或者创意产业园牌子的园区,在中国遍地都是,有许多在土地用途上打擦边球,进行变相的房产炒作,而在他们这里,这个项目被老老实实地做成了一个与地产完全无关的项目。

破产的毛纺厂留下了几栋旧厂房,由政府出资进行三旧改造之后,免租交付给进驻的工业设计公司使用。现在这里的一切看起来很美,门口那株高大的木棉花开得正盛。大门口是一个变形金刚一样的机器人造型,天上还有一块巨型的大石,被200多条钢索吊在空中。院子里的树木还在,抵挡住了部分南方炽烈的阳光,空地上摆的桌椅,似乎都有说法。厂房改造了七八栋,每栋只有三层,所以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三四十家公司入驻,可是据说徐国元最少一周来一次,有时候一天来好几次,他坐的车,这里所有的人都认得。

原本是镇经发委主任的邵继民被派到设计园当了经理,而他正准备坐刚刚开通的高铁到湖南湖北的高校去跟老师学生交流。“那里完全可以成为我们的人才储备库,事实上,中国大学里的工业设计教育很薄弱,老师和学生都没有实际经验,我上次去中央美院讲课的录音,听说被他们放了一遍又一遍。”邵继民是个性格很开朗的江西人,1992年他因为一个意外的机会留在北滘的时候,这里四处都是荒野,镇上只有一条叫“跃进路”的街,其他地方都是农田,一到晚上,四处蛙鸣。

邵继民没打算让这个产业园能赚多少钱,他说,正因为是政府项目,不赚不赔就行了。他们希望能看到的,是工业设计带来的产业升级转型。“工业设计本身并不能赚很多钱,但是在德国和美国,1元钱的设计,在制造业上能带来1500元的收益,日本是1000元,我们现在比他们少一些,但是也能达到三位数的扩大效应。”

他们还希望以此为开端,能大力引进高端人才,改变当地的人口结构。徐国元自己说过,人一生中至少需要一个设计师朋友,因为设计师才是站在艺术和生活中间的人——但这样的人,在当地是凤毛麟角。

北滘的当地人,虽然有钱,却直承,“我就是农民。”同时,他们又有些狂妄地认为,我虽然是农民,可是我有本事,而且我见多识广,比城里人强多了。

北滘现在的外地人已经是户籍人口的几倍,但是正如所有人知道的,他们都是农民工。和工业设计园一墙相隔的,就是美的的工厂。午休时间,穿着浅蓝色套装工作服的工人们从厂房中涌出来,在街上形成了一道蓝色的潮水。

徐国元他们的理想是,通过外来人口的引进和融入,提升城市品位,完成城市化的第二步——第一步让农民有了钱,第二步要让他们从各个方面,包括思维,都变成一个真正的城市人。到那个时候,北滘就不只是一个工业强镇,而是一个离中心城市30分钟车程的“魅力小城”。

这个小镇的雄心,是在强大制造业的基础上,以设计带动升级,最终让“北滘智造”成为一个代名词,而不仅仅是几个明星企业的总部所在地。这个小镇想成为法兰克福,拥有自己的红点……

这也许还很遥远。但是,它听起来令人心情愉悦。

 

 附录1

徐国元:工业化之后是城市化

Q:沈威风   A:徐国元

徐国元的确是当地人说的“靓仔”。有人说他像刘德华,有人说像黎明。还有人以他为例子说,我们北滘人普遍都很好看啊,个子高高的,气质很好,穿着谈吐也都很有品位。他说话有明显的顺德口音,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的工作经历也几乎从未离开过这片土地。

他当过顺德教育局副局长,干过城区建设开发中心主任,2007年担任北滘镇委书记。上任伊始,他却找了许多专家学者,希望他们帮助自己深入认识这个他早已熟悉的北滘。

顺德北滘:一个珠三角小镇的理想主义 - 《锦绣》杂志  - 《锦绣》杂志

徐国元

Q:你从专家那里得出了什么结论呢?

A:专家们认为,北滘镇需要一次转型和提升。这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产生的一种本能的需求。内地的一些城市,可能还需要按过去的方式走一段路。但是在这里,我们已经感觉到土地资源严重匮乏、各种生产成本高企所带来的影响,再按照过去的生产方式和价值模式来组织生产,消化成本就变得比原来困难。因此,无论大企业还是小企业,都有转型的动力。

 

Q:这与前两年的金融危机有关吗?当时珠三角中小企业倒闭潮惊心动魄。

A:可以说,金融危机加速了我们的转型,因为在危机中,我们体验得更明显和迫切。金融危机就是加快我们产业和城市转型升级的活教材。没有它,企业和政府的认识可能还在徘徊。所以,金融危机的影响,现在去判断,这种影响是正面的。

具体到北滘来说,金融危机对我们企业的影响不算大。顺德以本地成长的企业为主,也就是我们说的草根企业,既然是草根,它们的根就扎得很深。和那些三来一补的企业不一样,三来一补可以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价值链条在当地只是很短的一条。草根企业不同,它们的整体水平可能比较低端,但是整体产业链条很长。它们在这里成长,要走也不容易走。即使要倒闭,也只能倒闭在这里。

再加上一个地方文化问题。这个地方所培养出来的企业家,通常都比较踏实、务实,不太喜欢冒风险,比较保守。所以抗风险能力比较强,危机来的时候,还能挺一段时间。

 

Q:这种本地人性格,有不好的影响吗?

A:当然,每一种性格都是两面的,有好的方面,也有不好的方面。不好的方面就是,当有一个大的发展机会出现时,容易错过。我们发现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中小企业,本可以做大做强,但是企业家还在稳扎稳打,不想做大。

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们就会去引导,告诉他们求稳是好的,过稳却不利于发展,不进则退。如果别的地方把握住机会,迅速发展起来,我们这里就会落后。

 

Q:北滘这么小的一个镇,拥有像美的这样超大型的企业,这会不会带来另一个影响——万一这家企业在运营上出现问题,对地方经济的影响就会非常巨大。

A:很多人提出过这种担心,担心了很多年,到现在还在担心。这种担心既有意义,也没有意义。说它有意义,是因为对任何事物,居安思危,考虑可能存在的危险,是对的。说它没有意义,在现实中,中短期来说,是不存在危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