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朱新礼: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富豪  

2010-06-03 13:41:47|  分类: 商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穆弓

 

不经意的细节才能真正反映一个人的本性

 

Q:关于你有一个故事广为流传,说当年你到新疆和德隆谈合作时,唐万平仅和你在一起呆了三天,就铁了心要跟你合作,后来说是因为他看到你脚上竟穿着破了洞的袜子,确有其事吗?

A:其实不是这样,被演绎了(笑)。当时我是穿了一双尼龙袜子,很老的那种,地摊货。后来唐万平给他们公司的人开会,说你看人家老朱,这么大一个企业家,还穿着那种老尼龙袜子,这么简朴,我们和这样的企业家合作还有什么不放心,不光是唐万平,还有唐万新、唐万礼,他们在很多次开会的时候都提到过这个事——双方合作,他们肯定是要评价一个人嘛,对企业,对你的接人待物,都要有一个评价,他们由此认定我是一个干事业的人。

其实我在生活上一直很简朴,是一种从小就养成的习惯。我到现在还分不清哪是纯棉的袜子,哪是尼龙袜子。前几年出国,到机场了,跟我一起的人一看,我还穿着公司发的西服,都穿的走型了,后边领子也磨秃了,说这样不大好,只好又让家里人找了一套西装给我送来。我对这些从来都不讲究。

 

Q:好像人们对你的认识,恰恰是从这些细节开始的。

A:应该是吧,其实我们对任何一个人的认识往往都是这样开始的。其实正是这些不经意的细节才能真正反映一个人的本性。我就有过这样的一些经历。

 

Q:比如说?

A:我记得那是在95年吧,我和香港的一个老板去欧洲,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广场上,那个香港老板拿出烟来,在广场上肯定没烟灰缸啊,我就拿出一张餐巾纸来——中午吃饭的时候在餐桌上剩下的,吃完饭我就把它叠起来放在兜里,因为你扔了也很可惜吧——我就把它拿出来放手里,把烟灰弹那里边,他看我这样也不好往地上弹烟灰,也弹到我捧着的餐巾纸上。广场很大,也没看到一个垃圾箱,烟抽完了,我就一直捏着烟头,包着烟灰,走很远,才看到垃圾箱,把它扔仍掉。

这是一件很不经意的事。从欧洲回来很长时间后,我买他们的设备,我记得好像是二百多万美元的一笔合同,那是我们正创业的时候,资金很紧张。按照正常的交易程序,需要信用证啊什么的,但他既没让我没开什么信用证,也没交预付金,就把设备先给我们发过来了,而且他过了很长时间,好像是过了一年多,到了第三年他才来要钱。我很不理解,就问他为什么敢这么信任我。那香港的老板就说,朱总啊,就前年咱在西班牙广场上那烟头,你那么负责任,还会骗我这一套设备吗?

 

Q:在生意场上,其实根本上是一种对人品的认可。

A:我本来早把那件事给忘了,我并没刻意去做什么,只是发自内心的觉得应该那样,却给人那么深的印象。其实人与人交往,做生意交往,人家会从你的一言一行,从一些不经意的细节、小动作去观察你,你不用拍着胸脯去跟人保证你有多诚信。到现在我们还是很好的朋友,有些生意给他做。

我跟我们的员工也讲,我们在很多细节上都应该养成良好的习惯。现在你在我们厂里就找不到一个烟头(笑)。

 

似乎我的事业都是为我父亲而做

 

Q:你的这些品格的形成,应该跟你的成长经历有关吧?

A:是这样。生长环境对一个人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们山东人受儒家文化影响比较大,从小我父母——尤其是我父亲——对我们管教就特别严格。我们是一个农村家庭,我父亲是村里的那种很有文化的人,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特别有修养。像我们兄弟这么多,他对每个人都倾注很多心血,你像我们走路、坐、吃饭、说话,家里来客人应该怎样,一点一滴,都严格要求,从小就形成了很多良好的习惯。

 

Q:据说后来你父亲的去世对你的打击非常大。

A:(沉思片刻)每个人对父母的感情都是无与伦比的。那是99年,我父亲的去世太突然了,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就在他去世前不久还来过北京,应该是五一节期间,我记得那时候我儿子约好要和他的同学出去玩,我就告诉他,今天你不能和同学出去玩,你要陪爷爷玩。你和同学在一起的机会还很多,但和爷爷在一起的机会却越来越少。谁也不会想到,他回山东老家后才几个月后就突然去世了。接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我已经接到邀请,正准备参加天安门的50周年国庆阅兵式。当时我就懵了。后来在天安门上,我脑子里全是父亲的影子。我很自责,我一直问自己,这么多年我一直在忙自己的所谓事业,我在做什么呢?我应该陪着父亲,尽一个做儿子的责任。以后两三个月的时间里,我都心灰意冷,甚至不想再这样去工作了……

 

Q:你当时想到了放弃这个事业?

A:我无法原谅自己。我现在想起来才突然意识到,好像我做的好多事都是在为我父亲做的。

 

Q:怎么解释这种想法呢?

A:我父亲对我非常严格,从上学,进修上大学,到进入政府部门,到后来出来创建汇源,应该都是有比较好的成绩,但父亲对我总是批评多,表扬很少很少,好像从来都是提出不足,告诫我要怎样怎样。从沂源到北京后,我接他来看看这个事业发展,他几乎也没有赞扬,还是告诫,毕竟他的经历多、经验多。我总在想我为什么得到父亲的赞扬就少呢?也许是一种虚荣心吧,我总希望能做得更好,能得到父亲的肯定和表扬,这几乎成为我人生最大的追求。我也觉得让父母满意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孝顺,父母就是望子成龙嘛。所以当父亲突然走了后,我在那几个月里一下子失去了重心,没有了依靠,父亲走了,我的事业做给谁看呢?

 

Q:你最后还是走出了这个阴影。

A:是,那一场经历让我能够好好静下心来思考我所做的事业,想到我们的员工,想到我们的企业所创造的社会价值,思考作为一个企业家所应该担负的社会责任。其实父母对我们最大的期待,并不仅仅是望子成龙,而是做一个对社会有意义、有价值的人,我想这也是父亲为什么一直对我如此严格的原因。

 

Q:你如何教育自己的孩子呢?你继承了你的父亲对你的这种严格吗?

A:我对他们非常严格,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对孩子的严格是出了名的,我的标准就是让他们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当然这种严格和我父亲对我的严格并不完全一样。

 

Q:是因为他们成长中所处的家庭环境和你那时候已经完全不一样?

A:是这样。比如我女儿从很小我就让她一个人在外地读书;我的儿子从17岁我就把他送到部队去接受锻炼。他们身上没有那些坏毛病。现在他们都大了,应该说我对他们是满意的。

 

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富豪

 

Q:你如何看待财富?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富豪吗?

A:我丝毫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富豪,我一直都认为我是一个普通的人,而且我很讨厌那种奢侈的生活,从小我就看不起、就厌恶那些灯红酒绿啊什么的。我不喜欢“富豪”这样一个概念,“富”是富有,“豪”应该是指权势,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家,他没有什么权势可言,反而应该是具备更多的社会责任,我们的社会对企业家的认识,应该从价值观上多一些反思。我们现在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农民,关注弱势群体。

 

第一代创始人要做到老

 

Q:汇源在管理方面的家族模式很重,现在一些中国企业家开始重新探讨家族模式对中国企业的意义,你怎么看?

A:大多数中国研究人员都对家族模式有一些偏见。一提到家族企业就是贬低,就是不能容纳职业经理人。其实中国有自己的实际情况。全球一些跨国公司也是家族企业,但是他们已经走到了第四代、第五代,发展的背景和环境跟中国目前的家族模式又有很多不同。人家企业已经有非常丰厚的积累,有实力去抗拒管理开放可能带来的风险了。

可是中国不一样,中国的家族企业还处在积累、风险很大的阶段,还谈不上第二代第三代,第一代都还在创业,你的钱还是银行的钱或者股东的钱。家族人员一放手,请一个职业经理人来,一不留神出一个轻率的决策,再加上一些家族成员过多干预,企业衰败了,对方走人了,企业怎么办?你欠银行的钱怎么办?职业经理人并不是说我从美国从欧洲哪个商学院培养出来的找一个就行了,他必须对企业有足够的了解,必须经历过企业的发展才能够管理好这个企业。更何况中国的职业经理人阶层严格说来还没有形成。

 

Q:事实是在现在的中国,这种情况失败的可能性太大了。

A:我还没看到一个成功的案例。中国的民营企业,要不要放弃家族管理模式,我认为还处于一个过渡期。企业家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不应该过早地退休。第一代创始人要做到老,经过第二代的积累,第三代第四代可能逐步丧失兴趣了,那时候放手的时机也到了。现在好多企业家年纪轻轻地喊退休,我不赞成,你看王永庆为什么不退休,李嘉诚为什么不退休呢?

 

Q:你会做到老吗?

A:我没说我会做到老。我会顺其自然吧,做到进退自如。

 

Q:家族管理是否会给企业在吸纳人才方面带来一些负面影响?

A:我想不会,我们1992年创业之初,就在《大众日报》登广告,面向全省招聘人才,1994年到了北京,就面向全国招聘人才,我们甚至招聘了很多的外国专家在为我们服务。吸纳人才关键是看你怎么掌握,而不在于你是不是家族企业,有些人甚至把企业的失败归罪于家族企业,这显然是不公正的。前段时间我看中央电视台一个对话,浙江的一个企业,父子两个,儿子从美国回来后掌管企业,把企业里所有有亲属关系的全开走了,连他父亲也开出去了,他爸爸似乎也很乐意接受这种改革,我并不是很赞成这种太绝对的做法,我们中国人还有一句俗语: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关键是看你怎么掌控,家族企业有它的优势,也有它的不利因素,看你怎么解决这种矛盾。美国曾经有过一个调查,在500强企业的中高层中,有两类人占主导单位,一类是参加过二战的人,一类是耶鲁和哈佛的同学,这说明了一种人群的接近性,他们最善于沟通交流。有人说汇源山东人多,那肯定山东人多,你在同样素质的前提下,我肯定用山东人。你可以看看,日本、美国的企业在中国的首席代表是哪国人?一般都是他们本国人。文化的习俗的接近性,这是全球通行的道理。家族成员也是这个道理,当然前提是严格按照能力标准来用人。

(摘自《锦绣》杂志2010年6月号“寻找最伟大商帮·鲁商篇”)

  评论这张
 
阅读(20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