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如今的南泥湾  

2010-09-10 14:50:39|  分类: 小旅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尹永铸

 

远远地,我们看见了一把高高耸立的铁耙。此话真的没有任何不敬—它看起来酷似猪八戒拿的那把。

这时我们刚从又闷又挤的中巴车里挤下来。车老板一听我们去南泥湾,直皱眉头。“怎么不去壶口呢?很快就到壶口了。”很少有人像我们这样专门去南泥湾,都是去壶口,捎带在途中的南泥湾站一会儿,“歇歇脚,撒泡尿,接着就走了”。

下车的地方恰好是南泥湾镇政府门口。“发扬南泥湾精神……”,政府院里的墙上、宣传栏里、雕塑旁,都是这样的标语。对面是一望无垠的稻田和郁郁葱葱的土岭。真的很像江南,只是看不到水牛。

继续走,铁耙两旁的器物逐渐清晰起来:一根长矛和一条枪,都是木头刻的。耙、矛和枪,拱立成一个稳固的三角,旁边是一块石碑,上刻“三五九旅屯垦纪念碑”,碑下放着一把破烂的藤制圈椅。既然是纪念碑,既然是文物,总会让人感怀过去,遥想当年的岁月。不过当我转了一圈,发现纪念碑背面新刻着一个“寿”字时,便无法不心生疑窦—这把椅子也难免是从哪个邻居那儿随便搬来的。

当我像众多游客那样无法免俗,也想举起枪在此“拍照留念”时,事情发生了—顺便说一句,那枪真的好轻,我用一根手指就轻易举过了头顶—就在这时,一位老大爷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头顶,接着从石阶上小跑着下来。眨眼工夫,这个头裹白羊肚手巾的老人在我面前站住,伸出手,气定神闲地看着我。我也看着他,因为我不明白他到底什么意思。

“两块钱。”他说。

“什么?”

“两块钱。照相两块钱。”

“旁边没写清楚啊。没有提示。”我说。

“两块钱。”

“你没告诉我在这儿照相需要交两块钱,大爷。如果告诉我了,我会先掏出钱来给你,或者压根就不照了。”

“你照了。两块钱。”他说。

好吧,我掏出了两块钱递给他。他把钱揣在裤兜里,一蹦一跳地上了台阶。

“多大年纪了,大爷?”我问道。

“75了。”他头也不回地喊道。待他爬上台阶,又补充了一句:“现在照多少张也不收钱了。”

OK,我心里说,我不需要再照了。

 

这不算什么,等我们走到镇中心广场时,方明白那才是摄影世界的真正奇观。

“大生产运动”雕塑四周,密密匝匝地摆满了木刻的机枪、大炮和农具。我数了一阵子,无法得到准确的数目—“三五九旅”的全体战士午餐休息时,将所有的枪炮和农具堆放在一起,才有可能造就如此壮观的场景。这样说或许有点夸张,不过数目真的是惊人。

那些照相摊点的数目同样惊人。整个广场俨然一个巨大的服装市场,每个摊点都挂着天蓝色的红军军装、土褐色的八路军军装、大红大绿的当地妇女服装,还有粗而长的大辫子—粗劣的尼龙制品,看起来毛毛糙糙,脏兮兮的。如果你想模仿当地百姓照相,老板还会提供白羊肚手巾。

无论你走到哪个角落,都会被几个老板围住,问你是不是需要穿上这些服装照张相—重点在于服装,而不是照相,毕竟现在几乎人人都有相机了。

“既可以穿红军衣服照,也可以穿八路军衣服照。”一位老板吆喝道。

起初我以为,他这样说只是为了扩展生意的更大可能性,因此很搞笑。经他稍作解释我才明白,这样的强调很有必要,因为多数人都误以为大生产运动发生在“红军时期”,这是很大的常识性错误——其实三五九旅在南泥湾垦荒时已是八路军编制。

 

那是在1941年春,国民党对陕甘宁边区及抗日根据地实行经济封锁,外面的物资无法运进,中共中央命令八路军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实行屯垦,生产自救。

在旅长王震的率领下,著名的大生产运动开展起来了,荒无人烟的南泥湾变成了“处处是庄稼,遍地是牛羊”的陕北好江南。毛泽东来此视察,题写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八个字。

在三五九旅进驻之前的几百年间,这个位于延安东南四五十公里的小镇并非一片荒芜,相反,据史料记载,那是一个人口稠密、农牧兴旺的世外桃源。满清入关以后,为了政治上的需要,刻意制造民族仇杀,导致军阀横行,土匪肆虐,此地人民不得不背井离乡,最终,这片富庶的河川变成了几难复苏的“烂泥湾”,并一直持续到八路军的到来。

八路军之后,南泥湾再陷低谷。

1965年10月,“为恢复和发扬南泥湾农垦的革命传统”,陕西省政府决定组建省农建师141团,也就是现在的南泥湾农场。由于种种原因,农场长期处于负债经营的局面。

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产业单一。自1965年始,南泥湾农场一直以农耕为主,工业和手工业等其他产业若有若无。就农业来讲,受自然条件限制,主要农作物只有玉米、水稻及紫苏,每年收获一季,农耕产出微薄。我们访问当地人得知,惟一值得他们骄傲的似乎只是稻米加工业—当地出产的稻米质量很好,且有了自己的品牌,不过也仅止于此。另外,退耕还林政策的推行也使畜牧业受到了很大限制。可以说,如今的南泥湾,“遍地是庄稼”的描述或许是对的,你却很难在这儿看到牛羊。昔日的“陕北好江南”渐被中国超速行驶的经济快车抛下。

红色旅游似乎是南泥湾的最后一张王牌,不过,能真正称之为旅游产业的,也就是位于小镇中心地带的大生产展览馆以及毛泽东旧居,令人遗憾的是,这里全年接待游客仅一万多人次,而且主要是延安周边前来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学生、干部和军人。

看起来,旅游业带来的惟一经济效益便是广场上的照相留念了,这可以很好地解释木刻的枪炮农具与“照相户”何以如此众多——除了收种稻谷,余下的时间又能做什么呢?

当地人也认为,这里几乎毫无旅游配套设施,且景点单一,看完大生产运动展厅和毛主席旧居后就只能离开了—而且要赶紧离开,否则,天尚早时就没有公共汽车了,只能包出租车才能赶回45公里外的延安。

 

我们就是这样“回延安”的。

面包车老板小李开得飞快,要不是我们拦着,他甚至想在这狭窄而崎岖的山间公路上玩玩漂移。这个25岁的年轻父亲脸庞稚嫩,性格豪爽,对南泥湾的未来满怀期待。

“有人准备投资30亿,据说中央还要拨20亿。”

“这么大的投资,准备怎么用?”我问他。

“搞旅游啊。人工湖啦、高尔夫啦、狩猎场啦,还有跑马场。到时候南泥湾就发起来了。”

“这么多钱,想不发都难啊。”

“是啊。听说,十年之内要迁十万人过来呢。到时候,什么生意都好做了。”

“现在为什么不好做呢?”

“因为现在没东西么。什么东西都没有。广场上那些游客,顶多照张相就走了。留不住人么。”当地人喜欢把“嘛”地语气词发成“么”音。

关于大笔投资的事,我们已不止从一个当地人口中听说。后来,我们从当地媒体也看到了类似的消息——延安市商务局在2010年西洽会期间,与北京一家投资公司签订了合同,“拟投资20亿至30亿元将南泥湾打造成一个生态风景区”。

小李师傅口才不错,谈起南泥湾的未来时如滔滔江水,虽然有时他的问题颇为幼稚,比如他问我们,“北京有窑洞吗?”可他又清楚的知道北京烤鸭的价格。这个求知欲极强的上进青年有一个理想—当那些投资真正到位,当那些项目都有了眉目之后,他会在家门口开个饭店,“因为那时候人就多了,钱怎么都好赚了。”

(选自《锦绣》杂志2010年9月号,转载注明出处)

  评论这张
 
阅读(9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