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首都经济圈”猜想——走向“大北京”,还是京津冀一体化?  

2011-05-24 14:24:00|  分类: 商业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谢良兵

 

2004年2月,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在河北省廊坊市召开京津冀区域经济发展战略研讨会,最终达成了加强区域合作的所谓“廊坊共识”。而7年之后的5月18日,国家发改委和京津冀三地的官员及学者依然选择在廊坊,期待新的共识。

这次名为“2011京津冀区域合作高端会议”的活动,被投资人寄予了厚望。会议的承办方之一华夏幸福基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专业的区域经济运营商,专做开发区投资运营和房地产业务。这家公司希望,京津冀区域合作的步伐能够加快。

借力于京津冀一体化的趋势,这家从廊坊做房地产起家的民营企业,这两年在北京周边的固安、大厂、怀来等地先后有了自己运营的开发区,以承接北京和天津的产业转移。其“政府主导、企业运作”的模式逐渐成为各地开发区模仿的样本。

今年以来,“首都经济圈”进入国家战略,以及河北省提出建设“环首都绿色经济圈”的战略,对于像华夏幸福基业这样的投资人来说无疑是利好,但七年来京津冀一体化进程缓慢的残酷现实,却又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他们的发展。

三地别无选择

“在实践当中,我们看到京津冀之间的合作,确实是势在必行,别无选择!因为我们面临很多共同的课题,只有携起手来才能解决。”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赵勇在当天的会议上如此表示。在他看来,这些年京津冀区域合作的情况,还不尽如人意。

曾有专家称,北京一直以来的经济辐射能力并不强,北京周边的很多县市都很贫穷,这导致在河北省有一条环京津贫困带。即便是北京市,一些隶属于北京的远郊区县依然很贫困。“应该说,这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赵勇说。

赵勇希望将这条贫困带变成一个城乡一体化的示范带。去年年底,在他的主持下,河北省提出了建设“环首都经济圈”的设想,将北京周边的13个河北县市作为“环京特区”来先行先试。如今,这个设想改为了涵盖14个县市的“环首都绿色经济圈”。

根据最初的设想,河北省要打造环首都的城市带,建设京东、京南、京北三个新区,建设若干中小城市。此时,北京正处于人口问题、交通问题集中爆发的时期,因此,河北省的这一设想被认为能为大城市病爆发的北京解困。

赵勇表示,现在京津冀三个地方的生态环境都面临严峻的挑战,尤其是环渤海的水域、海域的治理,以及北京北边风沙的防治,以及空气的治理等等,“都需要我们携手,单独靠哪一个区域都解决不了。”

另外,“有的功能,有的产业,恐怕要从北京转移出来,要从天津转移出来。”赵勇说,跟河北互动起来,才能真正使三个省市之间结构的优化,能够形成观念都很高的产业链,能够形成共赢的产业集群,只有这样做才能共赢。

2008年奥运前夕,首都钢铁公司搬迁到唐山的曹妃甸,尽管是依靠行政手段,依然被认为拉开了北京产业转移的大幕。作为当时首钢搬迁的亲历者之一,赵勇时任唐山市委书记,他将这一模式看做是京冀互动中产业优化升级的一个成功范例。

5月17日,河北省正式推出环首都绿色经济圈规划。根据这一规划,一批产业基地被谋划:包括三大高端装备制造业基地、三大新能源汽车基地、四大电子信息产业基地、六大新材料基地、九大新能源基地和九大生物工程基地。

这些基地分布在固安工业园区、大厂潮白河工业区等环绕北京的14个县市工业园。而在河北省发改委公布的2011年第一批重点建设项目当中,这些地区被安排项目113项,项目总投资额约为3000亿元。

北京如何反哺

从京津冀都市圈到首都经济圈,京津冀区域发展规划名称的变化意味着,北京反哺的开始。但清华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施祖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GDP考核、财权分配等问题是阻碍京津冀区域合作的深层次矛盾。

区域合作势必影响利益的重新分配。也正因为如此,北京市对于京津冀一体化的动力并不足。即便是在大城市病集中爆发时,河北提出的“环首都绿色经济圈”设想,北京也没有任何的正面回应,直到首都经济圈在中央层面的提出。

在这样的背景下,北京将如何反哺?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发改委主任张工曾向媒体表示,北京市将以三个转变、八个辐射努力“打造首都经济圈”。比如共同开发建设试点性的区域合作产业功能区,在能源、生活必需品优势互补下,与周边省份合作。

北京市规划委主任黄艳也表示,今后京、津、冀将在城镇体系规划、交通规划、产业规划等方面共建一张蓝图,共同调整。本报记者获悉,廊坊近日已纳入北京市轨道交通规划,北京地铁M6线、轻轨L2线已为对接燕郊、廊坊做好了预留条件。

而近日,京津冀三地人社部门共同签署了《京津冀区域人才合作框架协议书》,三地将实现专家与职称资格互认,并将建立相互包容的社会保障制度,加快医疗保险制度衔接,实现三省市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关系转移接续,加强社会保险经办合作等。

目前,国家发改委地区经济司司长范恒山和他的同事,正在负责首都经济圈的规划编制工作。他在谈到北京如何做的时候提到,“要充分开放合作,借资源、市场、人才发展自身。”而当前最直接的路径,就是京津冀的合作。

范恒山表示,能把这个合作利用起来,首都经济圈就能够做优做强。对于河北而言,范恒山建议,要错位发展,跟首都形成错位,在发展中相互补充,相互促进;更要借势发展,延伸首都的产业链条,延伸首都的其他发展空间。

但北京的反哺依然“内外有别”。

在河北提出建设京东、京南、京北三座新城承接北京人口时,北京方面依然将重点放在了自己区域内的卫星城建设上。对于交通,燕郊等地与北京的连接已从轻轨改为了城际铁路,而北京平谷区虽比燕郊距离北京更远,但规划的依然是轻轨。

“首都经济圈办”猜想

这种“内外有别”依然是利益分配在作祟。施祖麟说,如何打破行政的藩篱,是最重要的一个方向。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赵勇则建议:“在国务院这个层面能够形成一个京津冀区域合作的协调机制,有一个专门办公室,协调三个地方政府,采取共同行动。”

早在1986年,环渤海地区就有一个环渤海地区经济联合市长联席会(已改名环渤海区域合作市长联席会)的组织,被认为是京津冀地区最正式的区域合作机制。但这个由地方政府搭建的沟通平台,其协议不具有约束性,很难真正解决行政藩篱所带来的难题。

韩国首尔发展研究院主席金尚范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称,韩国的首都圈经济区此前也是这种类似的地方政府之间的自律协议似的沟通状态,中央政府不干涉。但很快发现,真正的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地方其实是很难解决的,应该在国家层面上解决。

2009年,韩国依据《国家均衡发展特别法》设立了首都圈广域经济发展委员会,以协调三地之间的区域合作问题。共同制定发展规划和战略,共同合作治理,推进基础设施的建设事业,也共同促进首都圈经济规制改革事业等。

此前,也曾有很多研究京津冀一体化的专家建议,应成立一个京津冀区域委员会,只是一直未能成形。如今河北省常务副省长赵勇的提议,再次引发了专家们的热议。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陈东琪也建议京津冀三地建立联席会议制度。

施祖麟对赵勇的建议表示赞同。他称,的确很有必要在国务院层面设立这样一个机构,因为区域之间的协调往往存在利益的重新分配,这种体制障碍必须解决。在区域发展协调机制方面,国家曾有东北办、西部办,也可以设个“首都经济圈办公室”。

施祖麟建议,不单是首都经济圈的城市群,全国各城市群都应该成立相应的协调机构,最好由国务院副总理来负责,统一协调区域发展。他还表示,要在立法层面解决协调难的问题,也可以设立区域发展基金,争取“各地有为政府联合起来。”施祖麟说。

赵勇表示,只有在国家发改委建立这样一个协调机构,才能够真正打破各种壁垒,让各种先进生产要素能够自由流动起来,“而不是走回头路,而不是关起门来,而不是设置障碍。(要)真正地尊重市场经济规律,让各种生产要素流动起来。”赵勇说。

  评论这张
 
阅读(242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