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绣》杂志

国家商业地理读本

 
 
 

日志

 
 

页岩气:中国一号井  

2011-06-04 14:34:32|  分类: 踏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撰文:尹永铸 陈培婵

 

从彭水到连湖

清早时分,薄雾轻笼,我们的汽车在武陵山区崎岖的盘山公路上迂回前行,窗外是几乎没被工业浸染的河流、沟壑与树木,不过,偶尔闪现的两家小型山间水泥厂却给这清新的世外桃源带来了小小的灾难——它们排出滚滚浓烟,就像不小心将一团墨汁泼在一幅山明水秀的风景画上。

我们的出发地是重庆市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县城,目的地是彭水县治下的连湖镇,这个小镇的深山里,打出了中国第一口页岩气勘探井。

在漫长的时光中,页岩气要么不为人所知,要么就为人所不齿——多与矿难扯在一起,被列为灾难的元凶之一,而且它似乎只会制造灾难,可是眼下,页岩气却成为一种炙手可热的新能源:美国已圈定页岩气潜力盆地五十多个,探明可采资源量15万亿~30万亿立方米,2008年开采了500亿立方米,基本接近中国目前天然气六百多亿立方米的年度开采量。

自从国土资源部和中国地质大学的专家教授们来此考察后,这个贫困的县城开始重新进行自我评估,重新想象美好的未来。彭水历史上拥有丹、盐资源及乌、郁两江交通优势,舟楫往来,商贾辐辏,百业云集,曾创造了唐宋时期的经济繁荣和清末“彭水财富,甲于酉属”的辉煌,不过这些都是老黄历了,目前彭水是“八七”扶贫攻坚时期的“国定贫困县”和“全国新一轮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该县地处武陵山系与大娄山系交汇的褶皱地带,境内山高坡陡,沟壑纵横,土质贫瘠,几乎谈不上工业,整个县城看起来就像一个灰蒙蒙的小镇。

听说了我们的来意,要踏勘那口井,彭水县国土资源局的领导给我们调拨了最好的一辆越野车,并联系了连湖镇国土所的所长做我们的向导。汽车一路颠簸,让我们的头互相撞来撞去,或者撞向车顶。行驶近五个小时,我们终于抵达连湖镇。

“这里的青壮年基本全都出去打工了,我们希望页岩气能尽快开采,这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发展机遇。”连湖镇人大主席李登国的话里尽管带着工作报告的意味,却真情流露出对页岩气急切的期盼。他等了我们足足一上午。我们穿过在镇政府门口摆设的水果摊,走进他与同事合用的办公室,这个小房间尽管光线充足,却非常简陋,水泥地上满是烟头。连湖是彭水39个乡镇之一,经济发展程度在全县属中等靠前,经济以种粮与养殖为主。他们对页岩气的渴望程度比县里还要强烈——很早以前只是模模糊糊地听说过当地地下可能埋着一种能源,他们相信若真有此事,会极大带动镇上的经济发展。

 

深井

在连湖镇国土房管所所长何祖鹏的带领下,我们继续向深山进发,去寻找那“第一口井”。汽车在更加崎岖的山路上行驶,没途风景的色调越来越浓抹重彩,呈现出强烈的质感—一黑油油的岩石与深绿色的植被互为掩映。一个小时过后,我们终于看见一所路边的房子,房子下面是一个幽深的山谷。何祖鹏告诉我们,这个自然村名为“朝家沟”,名字正应山谷而来。他指着山谷中的一丛竹林说:“就在那里,肯定在那里,我记得很清楚。”

从陡峭的山坡溜下山谷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它与地面的夹角至少有70度,而且长度也足有一华里。很难想象当时那些沉重的设备是怎么搬上搬下的,据说,勘探队带来了数不清的钢管、电机和精密电子仪器,而且至少往上面搬了四十箱石头——也就是黑色的页岩,他们带回来慢慢化验分析。

尽管自信心爆棚,可一旦到了谷底,何祖鹏就找不到井口了。山谷中散落着四五户山民,他们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找到那口井,并给我们介绍当时的情况。可我们没有发现一个人影。这些或许是他们抛掉的旧房子,因为无论怎么观察,这些房子都不可能住人的:由灰色的木柱或木片搭就,四处透风,地面上一片泥泞,院子里长满了荒草,牲口的圈棚紧挨着堂屋,牛虻和苍蝇飞舞,散发出阵阵臭气……奇怪的是,圈棚里都有牛羊等牲口,由此可见这些房子仍住着人。这些牲口镇静地盯着我们这些外来人。

“他们都去赶场了。”何祖鹏拍了拍脑袋,忽然有了答案。“他们去山下的集市上赶场了。”

看来,我们只能靠自己了——在这被竹林和野草遮蔽的山谷中寻找那个碗口般大小的井。好歹何祖鹏还记得大致的方位,在那棵大树与一片竹林旁。正找着,一个身穿西装的小伙子忽然就闪现出来,大概是从一户破落的农舍里走出来的吧。我们马上求助于他,他往下指了指,“就在那里。”我们看到了一头黄牛,正在悠闲地吃草。“拴牛的那个桩子就是了,”他说。

原来,传说中的“井”,只是一个从地面钻出来的密闭金属管,就像我们看到的供热管道差不多,只是更粗一些。旁边洒落着一些黑色的岩片,何祖鹏说,这就是从地下钻出来的黑页岩。

身穿西装的小伙子姓欧,在重庆一家饭店做厨师。他说,这里太穷了,除了大山就是大山,除了石头就是石头,他一点都不喜欢这里的生活,不过,如果这里的地下能钻出能源来,他很渴望能回到家门口工作。他曾听地质队的人说过,只要打出气,这里方圆五公里就会拆迁,但他根本不在乎拆迁或征地所给的补偿,他真正关心的是能源带给他们的机会。他说,“我们每户人家都这么想。”

我们拍了些照片,把那头黄牛重新拴在上面,从谷底爬上山间公路。正要开车离去,忽然发现一个老太太背着一筐红薯走过来,走向旁边的房子,她正是我们一直期待着访问的人——勘探队的临时房东欧廷雨。

“他们是去年的的古历9月25号来的,11月份走的,在这里待了不到两个月。”欧廷雨说,她所指的去年是指2009年。“他们起早贪黑,六点多就起床了,有专门的炊事员做饭。我问他们是做什么的,但他们不告诉我,不过我也大体知道一点,他们是来找那种气体的。我真希望有一天这里能开发出来,我们的日子就好过了。”

 

连湖的使命

朝家沟的贫苦山民们应该不会失望——这口井的发现令人颇为乐观。

中国地质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次调查勘探的专家之一张金川认为,连湖镇的这口井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使命。“这是一个区域调查井,调查井的目的不在于开发生产,而在于发现,这涉及到国家的目标问题。如果有所发现,这口井就完成使命了,”张金川说。我们本以为地质专家都是那种戴着眼镜、一脸沧桑的模样,没想到这位年轻博导外形非常青春,看起来更像一位运动员。他说,所谓的发现就是落实两件事:第一是页岩气存在的物质基础,即此处有没有黑色页岩,有多厚,发育情况如何,有什么特点,这个任务通过“取芯”的方式已经很好地完成了——设计这口井时计划揭示活的80米的页岩厚度,现在已经揭示出来的是220米的页岩厚度,并且还没有钻透;原来设计的是200米的井深,现在已经钻到324.8米了,仍没有钻透。第二件事,则是对页岩气的基本条件进行研究。“目前发现这口井的含气性是不错的,比预想的要好得多。”

张金川关注页岩气是在1999年左右,当时他博士即将毕业,要写毕业论文,论文题目是致密砂岩气,当时叫深盆气。他在国际网站上搜索资料时偶然间发现了页岩气的概念,这种陌生的气体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页岩气与深盆气往往是并生的,就好像一家有两个孩子,如果我总去找老大,肯定会时不时遇到老二,所以当时就经常关注这个‘老二’。”说完这个比喻,他哈哈大笑。当时,页岩气只占美国经济总产量的不到1%,比例很小,但张金川认为应该从学术的角度去关注,不管量大量小,从学术上来看总有它存在的意义。“结果现在来看,从理论上而言它的价值一点都不亚于致密砂岩气,并且储量还可能更多一些,不过当时我主要是被动接受这些信息。”2002年博士后一出站,张金川就带着学生一起进行正式研究了。

至于为什么将这口井选在这里,张金川解释道,针对选区时需要考虑的最重要的问题,也就是国土资源部交给他们的任务——中国的页岩气到底在哪里,他们首先分析中国版图内哪个区域最好,这无疑是南方,“因为南方有大面积黑色页岩的出现和发育,人们一天到晚看到的大山都是黑色的,铁路经过的月台、老乡们看到的平坝都是黑色的,”张金川说,更重要的是南方人口稠密,工业发达,迫切需要能源。“也就是说,南方一是有开采页岩气的条件,二是有开采需求,因此我们就将南方作为一个重要的区域。”

接下来的问题是,长江以南范围很大,哪个地方又是最好的呢?他继续抽丝剥茧般地为我们解释道,从地质角度看,在南方的扬子板块,页岩发育尤其好,于是选定了扬子地区;而扬子地区又分为上、中、下三个部分,“上扬子”是指四川、重庆、贵州一带,“中扬子”是湖北一带,“下扬子”是江浙一带,这其中条件更好的是“上扬子”;随后的问题就是在“上扬子”地区选择一个最好的地带,结果重庆一带让他们更感兴趣,因为这里临近天然气资源丰富的四川盆地,又有黑色页岩发育地质背景,地理条件也很好——重庆位于长江沿线,工业发达,能源需求更为紧迫。将目光聚焦在重庆后,他们的最后一项任务便是寻找这样一个地区:该地既有常规天然气的良好发现,又要避免页岩气与常规天然气两气混淆(页岩气就是指赋存于泥页岩中,以吸附及游离状态存在的非常规天然气),而彭水的连湖镇便具有这样的地质条件。

不过,尽管连湖的调查井给出了令人满意的答卷,而且据估计中国页岩的地质分布和参数指标都接近美国,却仍无法令专家们太过于乐观。

张大伟,国土资源部油气资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他曾与张金川及勘探队员们一起,短期租住过欧廷雨的那所房子,在连湖镇打第一口井。谈到中国页岩气的未来时,这位学者型官员——当然你也可以叫他“官员型学者”——面露忧虑。在他看来,中国的页岩气开采前景与美国差距甚大:一是美国页岩多分布在地势平坦地区,而中国优质页岩多分布在崇山峻岭间,比如贵州、重庆、四川等地,这样的地表条件给中国勘探开发造成很大困难;二是美国页岩气政策是开放的,允许各种资本进入,因此从事上游油气勘探开发的公司有上千家,多数都是中小企业,在页岩气领域更是如此。反观中国,目前的政策倾向于四大公司,而页岩气不同于传统油气,埋藏浅,面积大,利润率较低,不太适合大公司。“国家重视页岩气,真要做的话就是放开,让那些符合条件的企业都进入。最主要的是体制问题,打破垄断是关键。”张大伟说,“美国就是小公司搞起来的。”

他和张金川一样,也是国内较早进行页岩气研究的专家。张大伟并不认同外界一片乐观的“估算”——比如中国页岩气的大致可采资源量与美国相当,他认为目前中国页岩气资源调查与勘探开发还处于探索起步阶段,至今尚未对其潜力进行全面估算,资源有利目标区有待进一步落实,勘探开发还处于“空白”状态。

尽管如此,张大伟还是在一份报告中乐观地提出了一个目标:到2020年,应是在全国优选出50—80个有利目标区和20—30个勘探开发区,使页岩气可采储量稳定增长,达到1万亿立方米,产量达到常规天然气产量的8%—12%,使其成为中国重要的清洁能源资源。

在接受我们采访时,张大伟正在等签证,要到美国的马斯勒斯考察,因为那儿的页岩与中国的最为相近。他此行的目的就是围绕政策和技术层面,与美国能源部、内政部、地质调查局及环保署进行交流,希望能带来更多的合作。

(选自《锦绣》杂志2011年1月号)

  评论这张
 
阅读(6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